【專訪】當了17年攀岩國手還要繼續攀下去──李虹瑩

與剛比完莫斯科世界攀岩錦標賽的攀岩一姐李虹瑩在陽明實驗山屋見到一面,簡單的交談間虹瑩的話不多、沉穩而內斂,但提到攀岩卻能淘淘不絕地講個不停......

競技性的攀岩(運動攀登)在世界已行之有年,在台灣則一直到近幾年才逐漸受到重視,今年被列入東京奧運正式項目,更真正在進入大家的視野中,從事攀岩運動的愛好者也越來越多。過去也有不少頂級攀岩好手代表台灣參加各項世界賽事,但做為攀岩國手,職業生涯卻往往無法長久,有時甚至要自費出國比賽、移地訓練,多數在幾年後便轉換跑道僅將攀岩做為興趣。李虹瑩的攀岩國手之路一走卻是十七年。

 

人稱攀岩一姐、攀岩界桂綸鎂的李虹瑩,才剛從莫斯科比完2021年IFSC(國際運動攀登總會)舉辦的世界攀岩錦標賽回到台灣,結束兩週隔離與一週居家自我管理,準備回到攀岩場為接下來的賽事繼續訓練,與我們分享她的攀登近況與即將面對的挑戰。

 

2021莫斯科世界攀岩錦標賽鎩羽而歸

 

Q:現在國際上有哪些備受關注的攀岩大賽?

虹瑩:除了今年被納入正式奧運項目,國際重要的攀岩賽事還有兩個:攀岩世界盃賽、世界攀岩錦標賽。攀岩世界盃賽每年舉辦,會有六個賽站由各國申請籌辦,分為先鋒、抱石、速度三個項目,每個項目會取六站總積分最高的選手為年度世界盃冠軍;世界攀岩錦標賽則是兩年舉辦一次,這次到莫斯科參加的就是2021的賽事;其他還有各大洲的盃賽等等,都是國際重要的攀岩賽事。

 

Q:這次的世界攀岩錦標賽比賽狀況如何?

虹瑩:這趟到莫斯科參加的賽事除了我以外,還有另外兩位隊友林嘉翔、林秀儒,這次比較遺憾,我們三人都在第一階段資格賽就被淘汰了,無緣晉級更高一級的賽事。

 

Q:賽後有什麼感想與與衝擊?

虹瑩:這次賽事我們的表現都沒有發揮的很好,這兩年因為疫情關係無法出國,專業高強度訓練能量與頂級賽事經驗比較不夠,都是原因。

 

李虹瑩參加2021莫斯科攀岩錦標賽先鋒項目(左)與抱石項目(右)。圖/李虹瑩

 

台灣的運動攀登

 

Q:疫情之下全球都受衝擊,台灣選手受尤其影響?

虹瑩:雖然近年來台灣運動攀登的環境越來越好,但國內的專業訓練與國內賽事經驗比較無法支撐高強度國際賽,我們很仰賴國外移地訓練與參加國際賽累積與世界頂尖選手同場較勁的經驗。像日本疫情更嚴重,選手也比較少機會參加國際賽,但日本國內的攀岩環境成熟,國內賽事與訓練環境都有國際頂級的水準,所以相對之下影響影響較小。

 

Q:台灣攀岩國手是如何選拔的?

虹瑩:國內也有分男子女子甲、乙組的錦標賽,會累計整年的賽事積分表現來推派國手代表台灣出賽。

 

Q:在國內都是怎麼訓練的?遇到的困難?

虹瑩:最近台灣岩館品質越來越好了,開了很多家很好的大型岩館,這些岩館也都有舉辦頂級賽事的能力,訓練環境也會越來越好。定線的難度是目前還能進步的地方之一,因為目前應對國內攀岩水平,岩館經營上很難提供夠多V8難度等級以上的路線刺激選手對高難度路線的敏感度,但真的很感謝不少優質岩館會幫我們辦模擬賽,或讓選手們在非營業時間入場訓練,相信會越來越好。

 

岩館訓練照。圖/傳動數位整合行銷

 

虹瑩接下來的比賽準備

 

Q:再來最重要的賽事?

虹瑩:下一場重要賽事是明年的亞運會,也是再來訓練的重點。

 

Q:目前的強項與弱項?如何準備?

虹瑩:之前為了準備東京奧運(抱石、先鋒、速度合併計算),訓練能量比較分散,接下來的亞運會與下一屆奧運會賽制都不一樣,也需要不同的訓練策略。目前我表現最好的還是在抱石項目,亞運會賽制是將抱石、先鋒賽一併計算,所以需要多加強先鋒賽事的能力與穩定度。

 

Q:對接下來的賽事有什麼期待嗎?希望得到什麼支援?

虹瑩:目前台灣的國手選拔賽是由中華民國山岳協會主辦,經費則多數來自體育署和民間捐款,當然是期待接下來疫情漸緩我們可以得到更多資源來支持選手參加國際賽事、移地訓練等等,才會讓整體實力往前進步囉!其實運動攀登跟很多其他項目一樣,台灣的青少年選手表現不錯,在國際青少年賽事很有競爭力,但成人賽事表現就沒辦法跟國際頂級選手競爭,我們缺少專業完整的訓練團隊來支持選手,最近中國、泰國也都慢慢朝這個方向前進,希望我們也能做到。

 

圖/傳動數位整合行銷

 

還要繼續攀下去

 

今年32歲的日本選手野口啓代在結束奧運會後正式結束國手生涯,她也是過去李虹瑩效法的對象之一。36歲,對一位運動員來說也許沒辦法達到頂尖的生理狀態,但李虹瑩還要繼續攀下去,也許是因為現階段她仍代表著台灣運動攀登的最高水準,帶著更多懷抱成為國際頂級攀岩選手夢的人朝這個方向前進著,也期待在亞運會能看到他們更好的表現。

 

撰文/王一訢
圖片/李虹瑩、傳動數位整合行銷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