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鐵人主播侯以理 手肘上的傷疤是她三鐵賽事留下的「榮耀勳章」

「在韓國的那場比賽,因為摔車手臂上磨掉了一塊肉,但我還是完賽了!」侯以理俐落地秀出前臂上的清晰可見的傷痕,對於許多人來說總是遮遮掩掩的「汙點」,卻是這位身兼鐵人女將的明星主播「最驕傲的印記」。

2020年底在台首度舉辦的Formosa Xtreme TriathlonFXT)極限鐵人賽,賽事全長226公里,總爬升高度將近7000公尺,從秀姑巒溪到合歡山,堪稱台灣三鐵賽事中最艱難的一場比賽。這場賽事集結數十位頂尖鐵人前來挑戰,參賽名單裡僅有兩位女子選手,侯以理就是其中之一。

 

訪談中,以理聊到生活中扮演主播、選手、學生、女性等等多重角色的特殊經歷,我們從一位三鐵運動員的視角,重新認識這位無畏馳騁在體育界的熟悉身影,運動員,不只是一個身份,更是她面對生活的態度與價值觀。

 

那年,一跤「跌」進鐵人世錦賽

 

 

這位螢光幕前專業播報體育新聞的亮麗主播,更是一位鐵人三項運動員,曾經參與過國內外多項賽事、以優異成績奪下世錦賽資格。

 

受傷,對於運動員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小事,但每次傷痛背後也許有著不同的故事,成為往後挑戰更高層級比賽的能量、經驗值,轉化作生命中不斷成長的養分。

 

訪談中侯以理大方秀出自己摔車時在手肘上留下的這個「榮耀勳章」,回憶起參加過的賽事中,印象最深刻的那次比賽,是位於韓國求禮的一場113公里半超鐵賽,雖然時隔多年仍記憶猶新。

 

「當時賽道上遇到一個需要急轉的大彎道,原先以為自己能順利通過,結果因為速度太快沒有成功彎過去,當下整個連人帶車摔出去,摔車時醫護站就在前方不遠處,醫生和護士很快上前關心傷勢。」

 

但或許是太過專注在比賽當中,當時扶起自行車就想繼續往前衝,前來救援的醫護人員看傷勢不輕,當下攔住準備繼續前行的自行車,結果卻害以理又摔了一次,儘管如此,心理只想著:「我要完賽!」

 

在經過簡單包扎處理傷口後回到賽場拚戰,雖然摔車耽誤許多時間,但也許正是因為如此,落後的事實加上一定要騎到底的奮戰心理使腎上腺素大爆發,在比賽最後的21KM奮力衝刺,竟然騎出個人最快成績,似乎完全忘掉自己受傷這件事。最終以分組第三名通過終點,取得了生涯首張進軍世錦賽的門票,那場位於韓國的超鐵賽也成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賽事。

 

誤打誤撞進入鐵人世界

 

若說三鐵運動給了侯以理什麼?也許是一個機會、一座舞台,讓她跑遍世界各地

 

許多精彩的歷程,總是來自最簡單的起始點,如小火苗一發而熾熱燎原。侯以理的鐵人之路從大學時期開始萌芽,當時在學校游泳池擔任救生員,認識了校內鐵人三項課程的老師,本來只是因為在老師極力邀約下選修這門課,結果卻在第一堂課上播放的鐵人三項影片深深吸引住,覺得影片中的選手相當「帥氣」,最簡單的直覺在心中埋下了成為鐵人三項選手的種子。

 

 

那堂啟蒙侯以理的選修課期末考是一場「迷你鐵人賽」,先在游泳池完成第一個項目、接著在到旁邊的飛輪教室模擬自行車、最後跑至鄰近的木柵動物園為終點,這對於現今已參加過無數艱難三鐵賽事的侯以理來說,難度可說如小菜一碟,卻是她的第一場、最重要的那場,第一次體會到揮汗依序完成三項運動賽事後的暢快淋漓。

 

畢業後在老師推薦下,進入了鐵人三項公司任職,在工作過程中更深入鑽研、了解這項運動,並親身投入其中、參與比賽,一頭栽進鐵人的世界。

 

勇於嘗試跨出第一步 冒險精神挑戰FXT

 

「FXT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失敗的經驗,而是一對自己的挑戰。面對挑戰時我們所害怕的往往不是失敗,而是不敢嘗試,不願跨出那一步」

 

對於侯以理來說,2020是個很特別的一年,因為疫情影響的關係在家工作,也讓愛騎單車的她,有更多訓練、上山下海的時間,也決定參加自己在台灣的第一場226公里賽事,且是難度超高,堪稱大魔王等級的FXT(Formosa Xtreme Triathlon)極限鐵人賽。

 

 

回想起在報名參賽時,並沒有做太多的猶豫。從決定參賽起,實地的場勘評估到賽前的訓練,一項都不馬虎,準備超過半年以上,雖然認為完成全程的難度相當高,但完賽,是為自己設下的目標。

 

第一次挑戰這場亞洲首辦的終極鐵人賽事,先在秀姑巒溪奮力游泳超過3公里後,直接騎上自行車東進武嶺,最後要在海拔超過3000公尺的合歡山一帶完成一場42公里全馬!雖然最後因為時間限制關係,侯以理並未完成全程賽事,只順利騎完自行車到T2(第二階段)就被關門。

 

至於設下高於自己能力的目標是為了什麼?這對一位運動員而言,是面對未知的冒險,至於極限賽場上身體會如何因應、能否持續,只有經訓練後跳出舒適踏上賽程,才會知道。

 

從鐵人媽媽身上學到的事

 

「我覺得『不需要特別去強調自己是女性』,是對於『性別平權』最好的註解。」

 

曾在國際賽場上遇過許多女鐵人職業選手,如倫敦奧運銀牌Nicola Spirig、以及kona世界冠軍Mirinda “Rinny” Carfrae,她們同時也是幾個小孩的母親。「看到媽媽選手在終點完賽後擁抱自己的小孩,那個畫面太美、太可愛了!」過去在賽場邊,總是看見媽媽帶著小孩去替參賽的爸爸加油,現在越來越常看見爸爸帶著小孩來一起為媽媽加油,。

 

我們可以看見更多的女性在各自的領域發光發熱,運動界也是如此。對於侯以理來說,在運動賽場上,更多的時候因為專注在比賽或者投入的事情當中,往往不會特別的去想到自己的性別。雖然性別在力量上的差異是存在的,但覺得與其執著於差異,侯以理更專注了解自己的劣勢與優勢搭配適合自己訓練計畫,成為更好的運動員。「鐵人媽媽都做得到了,我也可以!」

 

在生活扮演一位運動員

 

最喜歡三鐵運動挑戰過程中的那種意志單純、時間持續、路程多變,面對生活也是如此。結束FOX體育台主播工作後,將來有什麼打算?如同跳出舒適圈挑戰FXT極限鐵人賽,以理沒有給自己設限,持續三鐵專業訓練之外,還想嘗試更多自己沒接觸過的運動項目、工作領域。

 

 

提到自己擁有的影響力,可以帶給三鐵運動什麼?侯以理分享現今的三鐵賽事中可以看見的視障選手,需要特別的訓練方式,比賽時更需專人在旁協助,而在身邊協助視障者一職的是「陪跑員」,自己近期也持續推動陪跑員的發展,希望能帶更多人認識自己最愛的三鐵運動。

 

近期間,可能看不到侯主播在螢幕前專業主持的身影,但更期待將在更多不同的賽事、場合中,看到以理活躍的身影,帶給我們更多驚喜。

 

撰文/王一訢、周于哲
圖片/一路報導、侯以理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