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橫渡大西洋失敗 Rakonczay挑戰6日後求援

匈牙利極限運動員Gabor Rakonczay挑戰以SUP航行5200公里,花費兩個月時間橫越大西洋。出發六天後,Rakonczay因裝備出現問題險些失溫,他不得不中止挑戰,請求直升機救援。

2021年1月10日,加伯・拉孔恰(Gábo Rakonczay)帶著親手改造的SUP、70天的糧食,繼2020年1月首次挑戰後,再次啟程橫渡大西洋。他將SUP極簡化改造,像一張「大型衝浪板」沒有上層遮蔽,也捨棄所有奢侈品。出發前,Rakonczay表示睡覺將會是最大挑戰,因為沒有任何遮蔽處,睡覺時必須把自己綁在露天的甲板上,身上最多只蓋著一條防水布。出發當天天氣良好、風向穩定,即使知道將面臨許多難關,Rakonczay依然堅定地出發。

 

啟航後,海上的波浪起伏不斷打濕船身,在白天時無傷大雅,因為陽光帶來的溫暖可以讓Rakonczay保持一定程度的溫度和乾爽。然而當夜晚降臨,他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躲,極簡化設計的使SUP上少了能夠抵擋海水的遮蔽所,在露天的環境下,Rakonczay明白自己嚴重低估了這項挑戰的困難度。第一天晚上,他完全沒有睡著;第二天,他僅僅休息了40分鐘;往後幾天他的睡眠也不超過幾小時,每當Rakonczay準備閉眼休息,就會被不斷湧上的海浪拍濕,面臨失溫危險卻無計可施。

 

數日後,Rakonczay開始出現嚴重失溫時的常見特徵:人體失溫時對溫度的感知不再正確,明明身體溫度非常低,卻可能有躁熱的錯覺。第四天晚上,只有14度的海水竟然讓他感覺非常溫暖,還出現想脫掉救生衣跳入水中的強烈衝動。Rakonczay表示:「我感覺腦袋不太清楚了,必須停止航行。」於是請求直昇機救援,不得不拋下花費許久DIY打造的SUP。

 

對於這次失敗的結局,Rakonczay認為自己已經突破了極限,不會再做風險這麼大的事,SUP橫渡汪洋的冒險就到這裡為止。儘管以失敗收場,Rakonczay慶幸自己存活下來,並感謝大家的支持及關注。

 

 

2020年1月時,Rakonczay首次出發挑戰橫渡大西洋。當時他打算以SUP划行5,200公里至Antigua(安提瓜),但三天後計畫宣告失敗,當時Rakonczay發現海水已經滲透自製的船身,不能冒這個險。

 

比較Rakonczay兩次旅程可以發現,第一次失敗原因為船身進水,第二次失敗主要因為SUP上沒有遮蔽所,造成夜晚時無處可躲,不斷受海水拍打所以失溫。在極簡化的裝備要求下與生命安全的保障達到平衡,恐怕沒有想像中容易。

 

身為匈牙利極限運動員, Rakonczay一直愛好自我挑戰。在2019年,Rakonczay拖著94公斤的雪橇,徒步跋涉44天,經過探險路程917公里,成為史上第一位抵達南極點的匈牙利人。

 

Rakonczay的多次冒險歷程,都挑戰著自己能耐的極限,不論結果成功與否都讓人期待他的下一個冒險計畫。

 

 

 

撰文/陳奕潔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圖片來源/Rakonczay Expedíciók facebook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