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0

用適當的方式說想說的話 在一路報導實習的日子

決定到一路報導實習之前,我當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哲學系學生,一度以為自己大概就會在學院中勤奮而簡單地繼續生活下去,後來計畫改變,於是有了實習的契機。

雖然一直都有自己關心的議題,但我對於社會的樣態非常陌生,甚至是有些天真的。因此來到這裡,最初目標很簡單,觀察網路媒體的運作方式、累積不同類型的作品,然後思考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而這些目標後來也達到了,從可見的成果來看,這短短一個月時間的確有所幫助,寫了專欄、採訪稿、導讀等文章;更重要的,無形的幫助則是,完成工作的過程中,所帶來的刺激能讓我去思考很多問題。

 

首先是上稿。坦白說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會很快厭煩這種重複性高的工作,也準備好接受工作必然有無趣的部分,但直至實習已經要結束的此刻,也沒有一刻感到厭煩,因為對自己正在經手的資訊有足夠的關心,因此反而非常高興自己能夠成為轉手那些環保議題、戶外資訊的一部份。這是始料未及的結果,也確立了「果然人還是要認同自己在做的事」這種信念。每天轉手的資訊讓我更加確定自己對於環境、戶外議題的重視程度,也許將來會朝著這個方向前進,或是回到校園進修也說不定。

 

其次是寫作。雖然一直有書寫的習慣,但在寫作時,很少真正去考慮到讀者。文學與資訊傳播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會為了藝術性允許作者去做文字上的橫征暴斂,而後者一定要考慮的是,要怎麼寫、怎麼編排,才能夠最有效率地把資訊傳遞出去?在開始實習前,我對於怎麼去寫已經有一些想像,但真正地以不同於過往的寫作模式來琢磨一篇文章,想像自己是在對一群人說話,是很重要且必要的練習(即使到現在還是有待加強。哲學系的訓練讓我習慣思考,這是大學至研究所以來習得的重要技能,但也得避免一不小心滿腦子都剩下自己的聲音xD)

 

最後是訪問。在一路報導的這段時間,有幸完成兩份採訪稿。在這之前,僅僅有非常零星的訪問經驗,雖然能夠想像這是一門大學問,但總是真正遇到問題了才意識到自己原本考慮的實在是太少。做功課是必須的,在採訪前就得大致設想,同樣的問題有多少人做過,要怎麼做才有特殊性,但也不能僅以傳遞一種資訊的態度來寫採訪稿。若是人物專訪,則必須要能設想到問題的爭議點,並考慮到受訪者的立場,在下筆前與受訪者做確認。資訊、媒體與人的關係環環相扣,在採訪中遇到的困擾與挫折讓我很深刻的體會到這件事情,幫助我重新去思考媒體真正的工作是什麼──或者,如果以後真的進入媒體業,我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媒體人。自己過往在看媒體,總覺得其中生態十分粗暴,這與所傳達的中心思想未必有關。往後若能帶著自覺去從事這些工作,大概能多少降低一些無心的傷害吧。

 

找工作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困難的是找到一份自己認同工作,這對我來是最重要的事。一路報導提供了機會與很大的發揮空間。公司裡的氛圍很愉快,在忙碌之餘總是能夠感覺到大家彼此間的善意。聽多了來自長輩職場可怕的威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這裡是簡單而輕鬆的,對我來說這是出社會之前很棒的體驗。

 

 

 

實習最後一天的愉快聚餐 😀

 

雖然我是個面癱人,但心裡一直覺得大家都非常可愛呢,希望之後的日子也都可以如自己所希望地那樣過下去~

 

 

撰文/李培瑜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