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山人之聲】林庭羽:我 17 歲完百……那一趟大小鬼湖後從此迷上古徑探勘

完百對庭羽來說只是一個過程,並沒有因此遏止她對登山的熱情,如今仍不時與同儕好友重返百岳路線,也開啟了她對臺灣山林的探勘之旅......
  • 林庭羽,今年 22 歲,17 歲時與家人在六順山完登臺灣百岳。目前山齡 14 年。完百後的她,除了與朋友重返百岳路線,每年還會與家人走訪古徑探勘,不再以山頭為重,而是將身體感受更加地投入在登山過程之中。

 

我爸媽管教很嚴格,小時候家裡沒有電視,也不讓我和弟弟碰 3C 產品,所以每到放假時,就會帶著我們去溪邊玩水,或去走走古道、郊山和在山裡露營,讓我們盡可能地遠離誘惑。另一方面,因為我有過敏體質,我弟弟有嚴重氣喘,我爸媽不想讓我們長期依賴藥物,才會選擇投入戶外活動來改善這些問題。

 

我們後來身體狀況逐漸變好、體能也變強,爸媽就開始帶著我們爬中級山與百岳,結果越爬越多,直到有一天才決定把「完登百岳」當作目標來進行。

 

2017 年 7 月 3 日,17 歲的林庭羽與家人們在六順山完登臺灣百岳。

 

從小被爸媽帶著一起爬山,其實一點怨言也沒有。而完百這項目標,也從來不是我們爬山的原因。就算已經完百,我也沒有說從此不再上山,因為我發覺自己是真心嚮往山林,只是現在不再以登頂為重,反而能更專注地享受登山的過程。

 

隨著近幾年登山的人越來越多,百岳路線的山屋變得很難抽中,我們就想說可以接觸不同路線,後來才因此踏入探勘行程。像是我們家第一次走大小鬼湖時,整整走了 15 天,事前準備比走百岳路線時還要仔細,即便這樣還是會面臨到許多未知狀態,都要有隨機應變的能力。

 

大小鬼湖──喀特博拉溪營地。

 

遠眺小鬼湖畔。

 

在探勘大小鬼湖的路線上,我們有遇到布農族人返鄉部落,從延平林道走入深山有個名叫「壽駐在所」的地方,他們每一年都會帶著部落小朋友返鄉,去認識祖先生活的環境。他們每次回去都會帶著一面旗子,上面寫著「內本鹿第幾年」,然後把那面旗子插在升旗臺。這讓我們認知到,原住民對於身分的認同感有多強烈,也才知道,臺灣深山裡保留許多豐富的歷史故事,等待著我們去發掘。

 

壽駐在所。

 

壽駐在所,與布農族部落返鄉青年所插駐的旗子。

 

我覺得探勘迷人的地方,是它的路線通常人煙稀少,讓我們更能夠體驗在山裡的感覺,也因為這樣的路線紀錄並不多,所以每天都會帶來許多未知的驚喜。有時甚至因為資訊太過久遠,當你實際走過行程時,地貌早已改變,因此看見的景色、或面臨的挑戰都會變得格外新鮮,也就會讓人感到莫名震撼與興奮!

 

神鬼縱走──萬山神池。

 

神鬼縱走──明鏡池。

 

至今走過的探勘路線,包括大小鬼湖、神鬼縱走、卑南東稜、北大武山出比魯、八通關古道(愛玉亭出瓦拉米)、關門古道橫斷(關門古道出七彩湖)與白姑西稜。

 

在走探勘路線時,必須要意識到自己將進入一個相對原始地方,不會像百岳路線有山屋、廁所或清晰完善的路徑,許多事情都必須靠自己解決。尤其現在社群網路發達的時代,很多人看到美照就想要去,卻不知道在這樣的行程背後,其實充滿危險與挑戰。

 

關門古道下切丹大溪前。由於實際地貌的改變,徒增行進時的難度,庭羽和家人考量到可能摸黑,就決定退回稜線安全處緊急紮營一晚,等隔日天亮再繼續。

 

我經常聽到很多人說要征服哪一座山,但我覺得不是這樣,應該是我們去造訪哪一座山,然後在那趟行程裡征服了自己。這樣的觀念在探勘行程裡頭更顯重要,必須提醒自己保持謙虛。

 

撰文/吳柏樺
責任編輯/OT 編輯部
圖片來源/林庭羽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

想了解更多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