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16th, 2018

暖男蘭嶼阿文、香港康哥 為海洋走在一起

當香港、台灣兩個「愛」執垃圾的男人走埋一齊,會發展出怎樣的關係?我會說,是「愛情故事」。

話說香港的胡梓康是龍舟隊「泛非龍」的教練,冬季不「操水」的日子,會帶隊員到山頭、灘岸撿垃圾,而且難度愈高,愈帶勁。所以,你會在東龍島看到他們用飛索,從岸底把沉甸甸的大袋垃圾吊上四、五層樓高的岸頭運走;又或者挑撐着二、三十公斤的山野垃圾下山。

2016年7月,康哥與太太到台灣蘭嶼度假,此時有香港朋友建議他去找林正文 (阿文):「阿文是當地原住民,跟你一樣愛土地,做很多的清理郊野行動。」

於是,兩個執垃圾的大男人遇上了。從阿文口中,康哥看到自己的身影,只是對方似乎更全情投入:「雖說大家都清垃圾,康哥大多是冬天才撿,阿文卻天天做。康哥住的地方,香港政府還可能會補底清理廢物;可是在地方資源不足的蘭嶼,阿文不做,塑膠垃圾便可能千秋萬世地遺落蘭嶼。」

最震撼康哥的,或許是阿文為了使命,甚至變賣家當堅持做下去。而收回的瓶瓶罐罐,載到自家番薯田,多得夠他用來蓋個教育中心。別以為阿文靠這個維生,因為他根本是無償的幹。手頭漸漸緊張,他跟爸爸商量,說「地瓜(番薯)就少吃一點吧」。

康哥說,阿文家境不富裕,仍依然豁出去,是基於對出生、成長的土地的疼惜和醒覺。但一個人的單打獨鬥,猶如無助的掙扎。

相遇相知一天之後,康哥夫婦帶着無限感慨離開蘭嶼,與海島漸行漸遠,想着自己能為阿文和這片土地做點什麼。

翌年2月20日,康哥給阿文留言:「阿文,我們再到蘭嶼的時候,應該是聯同一班來自不同地域的綠友,專程划自製的龍舟登島,探訪你,及你的環保教育中心!」

康哥計劃良久,決定用自己熟悉的划龍舟專長,為阿文打氣。為什麼要自製龍舟,因為一般比賽龍舟,根本抵不住太平洋的浪急風高,只好自己動手打造。而這橫跨兩地的義舉,感動到台東一間糖廠東主借出場地,供康哥施工,而且一用就是整整一年。動工過程,16呎長的船隻又吸引路過的外地及本地人,逐漸組成天涯若比鄰的划船隊伍。

自造龍舟的康哥。圖片提供/朱漢強

要成功遠渡蘭嶼,要抵住動輒3米的巨浪和黑潮洋流的急湍,行動的直線距離長達70多公里,無論對體能抑或意志力,都是極大的挑戰。因此聽說,從沒有人成功過。

我坦言擔心,但愛挑戰難度的康哥倒看得平常:「唔使擔心,因為一定會出問題。」他解釋,「無經驗是絕境,有經驗是危險」,這要靠經驗和應變能力,臨危而不亂,例如精挑划手及集訓,也要預備相應的支援船隻。

這個母親節,來自香港、加拿大、西班牙、南非連同台灣共30位划船健兒,從台東橫渡巴士海峽,前赴蘭嶼,呼籲關注蘭嶼的環境污染和海洋垃圾問題,並且為「台灣說蘭嶼環境教育協會」募款。

當港、台這兩個暖男走在一起,原來是一則愛土地的愛情故事。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