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乘風破浪的自由 風箏衝浪女孩-葉宇安的告白

風箏衝浪手葉宇安擁有黝黑的皮膚、明亮的大眼、纖細身軀、一眼就能辨認的戶外女孩特質,很難想像兩年前宇安還在台大醫院「兒童癌症」與「幹細胞移植室」擔任護理師。病房裡接觸到許多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生命,這些經歷讓她了解執行夢想的重要性。義無反顧辭去工作後宇安隨即離開台灣,將生活全心投入風箏衝浪,追尋國外更合適風箏衝浪的環境,更參與過幾場國內外賽事。現在只要氣候條件好、風速夠,宇安幾乎都會在風中,圓她的海上追風夢。

水上追風的極限運動 風箏衝浪

 

宇安告訴我們,風箏衝浪是極限運動的一種,風箏衝浪英文直翻為kitesurfing,正確來說kitesurfing只是kiteboarding的其中一種玩法,玩家們腳踩板子,由空中的風箏拖曳,在海平面上高速滑行及飛躍,看起來像是衝浪,卻又與一般衝浪大相逕庭。如果視線循著玩家的風箏線往上,可以發現玩家是依靠風勢與「巨型傘狀風箏」形成的拉力得以向前滑行。

 

台灣的氣候、環境條件較適合高難度的玩家,除了高價位的裝備,環境條件自然也提高了新手玩家的入行門檻。雖然風箏衝浪在台灣的發展度不高,但近年逐漸開始被關注,西岸多個海域也被視為適合風箏衝浪的地點。

 

圖片來源/2019澎湖風箏浪板國際邀請賽臉書。

 

學會站在死亡面前生活

 

宇安在大學時期就讀護理學校,畢業後任職護理師,工作接觸到的都是需要血液幹細胞移植的血癌病患,年紀幾乎都是和自己相仿約17~24歲。宇安說,作為護理師,她會嘗試去理解病人們的感受,即便她知道不可能全然體會病人的心情,但在這過程中她更懂得面對死亡。

 

在病房裡,仍然有大大小小的夢想在孕育著,她告訴病患:即便生病,也是可以換一個方式做自己喜歡的事。在鼓勵病人的同時,自己似乎也領悟到一件道理:「如果你有一件想做的事,不去追尋會後悔一輩子,那就應該要去做」。

 

宇安輕鬆的在訪談中與我們分享她的經歷

 

宇安任職護理師的生活照。

 

在醫院工作中的宇安。

 

宇安透過社群網路認識風箏衝浪這項活動,毅然決然的遞出辭呈後,迫不及待加入了風箏衝浪青年計畫,展開自己的尋風之旅。在死亡面前,人是渺小的,如同在大海面前,我們如蜉蝣般微不足道。護理師的工作讓她學會如何「站在死亡面前生活」,更不懼怕極限運動,享受每一次乘風滑行的自在,即使一次又一次摔落,也絲毫不退縮。

 

如同風一樣自由

 

宇安一直很喜愛海洋,小時候是游泳校隊,上大學就開始衝浪,與大海的緣分似乎是天生註定。她笑著說自己個性很怪,時常做出超乎常理的事情而嚇到身邊的人,或許天生就不適合生活在規範裡,也是辭去護理師工作的原因之一。

 

宇安很慶幸自己生在這座島嶼,能夠與海洋生活在一起。

 

問起離職前後自身的轉變,宇安說她變得更自由了。回想起在澳洲打工度假時,每個星期只有工作兩天,其他日子幾乎都在風中。瀟灑地不留戀過去穩定的工作,也不擔憂會養不活自己。專注並享受當下是宇安的個性,風箏衝浪讓她突破過去生活的疆界,如同風一樣自由、無拘無束。

 

宇安從小熟悉水性,再加上體型身輕如燕,這些優勢使她在風箏衝浪的世界中更悠游自得。她參加過三次風箏衝浪賽事,分別在台中、澎湖和澳洲的伯斯,談起在澳洲的那一場賽事,滔滔不絕地描繪比賽的狀況、心情和經歷,她非常享受那一次比賽,甚至玩到忘記自己正在比賽。從宇安興奮的神情中展現對風箏衝浪的熱情溢於言表,眼神散發著光芒,可以看出在做一件真心喜歡的事情時,那種純粹的快樂。

 

宇安參與2019大安風箏衝浪競賽活動。

 

「我是一陣風,也是海的一部分」

 

訪談當日的中午,她驅車前往淡水八里的紅海灘,宇安著裝完畢後看起來更有自信,在海邊的宇安,神情明顯與在咖啡廳上午訪談時有些不同。下水後,空中橘黃色的風箏穩定帶領她移動,宇安乘著風箏在水面上滑行,偶爾順著風浪做出跳躍、翻轉等花式動作。

 

看著她海上恣意乘風破浪的身影,完全可以理解辭去護理師並投入風箏衝浪的決心。嚮往風的自由、海的遼闊,體制內的工作沒辦法展現宇安的光芒,在大海上的她才是最真實的宇安。「我是一陣風,也是海的一部分」宇安驕傲地這樣說,可以肯定的是,她是天生屬於風和大海的女孩。

 

準備下水前,專注地替風箏順線。

 

 

撰文/周思竹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