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群山之島──郭熊與不去會死的他們 踏入山林為了與「牠」們相遇

鏡頭帶到森林中泥濘的水池旁,一位身材魁武的獵人,以四肢伏地匍匐在泥潭邊,揣摩著一隻台灣黑熊的行為,試著告訴導演:熊如何在炎熱夏季前來享受一場愉悅的冰涼泥巴浴!他是〈群山之島〉第三集的主角──郭熊。

畫面一轉,鏡頭中的郭熊變成了一隻真的臺灣黑熊,肥肥的身體慵懶的躺進泥巴中翻滾著……質樸、渾圓而可愛。

 

圖/一路報導

 

擬熊的獵人

 

我並不期待自己是到動物園、或是動物旅遊,這種有點不勞而獲的方式看見心儀的動物,反而會希望自己能實際走進動物的棲息地在荒野與動物「相遇」,即使是驚鴻一瞥,我也會感覺到很滿足。

 

郭熊覺得現在的自己很期待可以跟野生動物建立一種關係。這層關係,不只是看見動物或拍攝到一張照片如此而已,而是能更深入去觀察動物在原始棲地的樣貌,這可能是透過野地的長期觀察、生態研究,當然也包含是在追尋動物走入山裡的「經驗法則」。

 

圖/公共電視

 

「你看!這隻熊就是把手放在這裡,一爪一爪爬上這棵樹的……」郭熊,本名郭彥仁,這位程紀皓導演口中,從八通關森林中的動物得到溫暖的生態工作者,比劃著樹上留下的痕跡。從事臺灣黑熊調查多年的郭熊告訴我們,生態工作會用一種「窺探自然」的角度,像拼圖一樣湊起很多瑣碎片段,用最理性的科學手段來臆測牠們的行為模式。

 

森林中的足跡,若你不特別注意它,那它也就靜靜的留在那。跟著郭熊,這位擬熊的獵人,一起踏進八通關一帶的森林,是劇組一輩子難忘的山林經驗,因為他們看到了許多平常根本不會注意到的小細節,正是這些細節,讓森林不再只是木、石、土組成的陰冷空間,而是充滿生命力的蓬勃場域。

 

森林中的動物足跡。圖/公共電視

 

帶著劇組認識森林中動物痕跡的郭熊。圖/公共電視

 

說不一樣的故事

 

群山之島第三集很特別,是以非線性的敘事,構成一個網絡狀的故事,就像八通關的森林,雜亂而美麗……

 

登山給了你什麼?在不一樣年紀,人總會用不一樣的方式、角度來看待山林與自己的關係,學生時代的郭熊,也曾以追逐山頭、巔峰為登山的目標。「後來登山走進森林就像回家一樣,你不會有什麼特別的目的,但這個地方總是給我溫暖。」談到現在登山的方式,郭熊更喜歡漫遊式的走動、探勘,以「平視」的角度而非攀登峰頂時「仰視」的角度,有時候能發現一些新的東西有時則否,旨在山林中尋找最純粹的快樂。

 

自然中小細節的美。圖/公共電視

 

郭熊口中最精彩的故事,總是來自老獵人在森林裡所遇到人、事、物,這些故事絕對不會是地圖上那一條條常規的登山路徑上那種線性、有順序的故事,而是散落在森林中的那些瑣事如:「我在那個大石頭前生起營火渡過的那個寒夜」、或是「我在那棵大樹前曾經跟一隻好大的水鹿四目相識」、又或者「我在這片矮樹叢附近打到過一頭大山豬」……這些故事似乎沒什麼關連,但在老獵人的腦海中,卻構成了對森林的完整記憶。

 

郭熊的帶領與循跡、加上劇組的拍攝、與程紀皓導演的穿插剪輯,我也看到了那片散漫、交織、生氣勃勃的盎綠森林。

 

八通關一帶中海拔森林。圖/公共電視

 

自動相機

 

導演想要的畫面與生態工作者想要的畫面,有時會不太一樣,但最後也互相影響著彼此看待、捕捉畫面的方式……

 

群山之島第三集有部分畫面以自動相機捕捉,這種動物主動經過、相機被動拍攝的紀錄方式,對於生態研究工作者而言再平常不過,而對於習慣掌握主動拍攝並掌握畫面的導演而言,卻是沒有嘗試過的。聊到自己與程紀皓導演想捕捉的畫面有什麼不同時,郭熊告訴我們:「從自己以往的工作經驗,只需要詳實紀錄經過的是哪種動物等資訊;從劇組的角度,則更期盼把故事性的畫面帶給觀影者。」

 

自動相機在泥塘邊捕捉一切行經的動物,也包刮了進到森林裡的人。圖/公共電視

 

後來經過一些討論與磨合,郭熊發現在池塘邊架設自動相機拍攝動物畫面時,導演也有了生態學家看畫面的角度,而自己在與劇組工作的過程後,也會用有別以往的視野來看森林裡發生的大小事,是很特別的體驗與雙方的成長。

 

延伸閱讀|【專訪】群山之島──程紀皓導演與不去會死的他們 從四位登山家的故事擷取「山的溫度」

 

過客

 

我喜歡以過客的姿態走進山林,依動物的思維移動,在不經意間與動物同時發現對方相視的瞬間,我總是可以感受親切與溫暖。

 

身為一個生態工作者,郭熊在談到環境時卻是無奈,現在只要是與動物、環境相關的議題,都離不開「保育、保護」,很明顯是因為這個世界需要以比較消極的角度來讓人認識自然。恩師黃美秀老師曾告訴郭熊:在森林中觀察這些動物十年的價值,可能還不如將自然的價值帶到社會中有意義,儘管郭熊也很嚮往自己的偶像如喬治.夏爾、星野道夫那樣置身荒野的生活態度,但這幾年更多的卻是投身環境教育的「入世」精神。

 

「我們都是過客。」談到想要透過〈群山之島〉帶給社會什麼,郭熊希望自己曾經從動物、自然環境中得到的溫暖與豐沛情感,能有機會渲染給更多人,更希望這樣的關係能流傳下去。

 

圖/公共電視

 

身份

 

我是一位獵人,觀察體悟著森林裡的事物,我的武器不是槍,而是攝影器材……

 

訪談的最後,聊到郭熊如何定位自己在〈群山之島〉這部紀實影片中的角色,是主角、演員、嚮導、或是一位生態學家?「我應該就是郭熊吧,哈哈!」思考片刻後郭熊這樣說,覺得自己在鏡頭中就是最自然的做自己,沒有特別以其他身份表現在畫面中,而是以一個「認識森林的人」帶著劇組認識八通關一帶的這片森林。

 

「當初程紀皓導演找上自己擔任第三集的主角時,覺得蠻訝異的,因為覺得還有很多在生態工作上更專業、更有熱忱的人,但也很高興能以這個特別的身份加入劇組團隊。」曾參與麥覺明導演拍攝的紀錄片〈黑熊來了〉的郭熊謙虛的回答我們,而相較〈黑熊來了〉中以嚴謹研究工作的理性角度來完成拍攝,〈群山之島〉則用鏡頭更深刻的刻劃著森林中那豐沛的溫度與情感。

 

圖/公共電視

 

水池

 

你應該也有這個感覺吧!置身自然,總是會有一種被身心被完整接住的踏實感受……

 

水池,是森林中的資訊交流站,動物們會在這裡聚集,觀察彼此的現況。

 

如果你也看到〈群山之島〉第三集的最後五分鐘,會看到那處森林中的水池,咖啡色的泥塘中,黑熊、水鹿嗅著氣味張望著,然後「啪」的一聲整隻倒進炎熱夏天那冰涼的泥巴中,翻滾著、嬉戲著、甚至伸展著四肢,我目不轉睛的欣賞著這一幕時,完全理解了郭熊口中身心被自然完整接住的溫暖感受。

 

 

撰文/王一訢
圖片/公共電視、一路報導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