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在峭壁上種冰的人:Ice Farmer

清晨陽光尚未翻越聖胡安山脈(San Juan Mountains),一群頭戴岩盔、手持冰斧與攀登繩的農夫早已準備前往峭壁上巡視收成。

每年冬天,烏雷這座小城總是聚集了許多喜愛攀冰的人們。然而,這地方的冰並不是全靠大自然形塑出來,是透過一群人的技術與熱情打造出來的……

 

這群農夫所耕種的並不是什麼農作物,而是冰。也因此,當地人賦予他們一個稱號:冰農(Ice farmer)。

 

 

烏雷(Ouray)位於美國西部科羅拉多州。從早期的採礦小鎮,一直到 1990 年代設置第一座冰公園(Ouray Ice Park),才逐漸發展成繁華的戶外休閒觀光城市。

 

每年 11 月到隔年 3 月,園區內的峽谷總是吸引許多遊客前來健行,喜歡攀岩的玩家們也會前來體驗、訓練或參與攀冰比賽。這裡除了攀冰以外,還提供了結合冰、雪和岩石的混合攀登路線,並區分成不同難度等級的區域,更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運動員,將這地方作為挑戰目標,甚至是攀登喜馬拉雅山系,或其他高海拔地區等探險的訓練前哨站。

 

 

冰農的任務在此便顯得越發重要。他們的工作內容,是必須在遊客離開後,巡視從烏雷市區接來的水管與 200 多個灑水器,如果哪個地方的冰層被遊客攀登過或踩踏毀損,就必須啟動灑水開關,讓水流去灌溉峭壁上的岩層,隔天清早再帶著冰斧去耕田、鋪整成穩固的路線。

 

除了打造攀冰路線之外,冰農同時也得扛起維護與修繕路線的責任。由於山區裸露的水管很容易結冰或破裂,以及路線上容易有鬆脫的岩石和散落的枯枝,因此他們偶而會需要封閉路段,利用數天時間進行清除和修復。

 

根據冰公園的網站介紹,整個園區內共包含了 100 多條人造冰與混合攀登路線,並劃分成 11 個不同的攀登區,以及一條長達 3 英里(約等於 4.83 公里)的垂直峭壁,這些通通都要靠冰農來定期維護與修繕。這群冰農實際上也都是攀冰好手,除了享受攀登過程,他們在冰公園裡更投入於打造完善的攀冰設施,提供人們更健全與良好的體驗。

 

 

然而,由於地球暖化,冬季氣候狀況不穩定,每年生產人造冰的難易程度與數量變得不一,使得冰公園可以攀登的區域範圍與開放時間經常受到限縮,進而讓整座城市的娛樂性和觀光收入產生連帶影響。

 

但對這座城市而言,2020 年才是真正最艱難的時期。隨著當時疫情在全球迅速擴散,巨大的恐懼幾乎籠罩著世界。而烏雷就如同所有以觀光作為主要經濟來源的城市一樣,許多市民的生計也近乎跟著停擺;冰農的工作也暫停了,許多人選擇前往其他城市,以尋找生計來源。

 

隨後的兩年期間,烏雷的觀光人潮和經濟狀況並未獲得太大起色。科羅拉多州政府與旅遊局決定撥款投資,並協助維繫當地公、私企業成為合作夥伴,攜手恢復烏雷的旅遊觀光榮景。

 

2022 年 1 月 23 日,睽違兩年後再度舉辦的烏雷冰雪節(Ouray Ice Festival 2022)順利落幕,冰農們連續忙了幾週之後,也總算可以鬆一口氣。而這場活動不僅吸引了大批觀光人潮,也獲得了許多個人和企業的捐款支持。

 

「我們對於重振烏雷這座城市感到非常興奮。」科羅拉多州旅遊局長提姆.沃爾夫(Tim Wolfe)說道:「這裡的人們經歷了很大的挑戰,現在可以看到當地的旅遊經濟正逐漸復甦,這也讓我們獲得更大的信心。」

 

 

那麼烏雷小城的未來,是否會繼續繁盛下去呢?隨著疫情的退散,再加上州政府和烏雷市民們的努力,這裡的人造冰瀑似乎還能夠持續聳立好幾年。

 

這地方的人通常將烏雷比喻成「美國的瑞士」,而冰公園好比滑雪勝地。沒有了冰公園,就不會為烏雷冬天帶來任何的觀光經濟。而冰農就是實現這項目標的一群人。沒有冰農,也就沒有這一切。

 

撰文/吳柏樺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圖片來源/Ouray Ice Park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

想了解更多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