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導讀】《我把青春賭給山》在青春歲月裡勇敢逐夢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冒險

為夢想,你拚盡全力過嗎?《我把青春賭給山》一書以自傳形式記載日本登山家植村直己的生平故事,描述原先對登山一竅不通的他,從大學時半被迫加入登山社開始,如何建立起與山的緊密連結,一步步出走,前往自己夢想中的國外大山。

心理勵志的書籍百百種,但沒有什麼比看一個冒險家築夢踏實的真實故事來的觸動人心,亦鼓舞了懷揣夢想的人勇敢追夢。

 

第一位成功攀登五大陸最高峰的登山家

 

世界五大陸最高峰包含歐洲白朗峰、非洲吉力馬札羅山、南美洲阿空加瓜山、亞洲聖母峰以及北美洲德納利峰,在戰後日本的年代,植村直己憑藉著冒險精神與經驗累積完攀這五座高峰,書中透過他的眼睛,帶讀者體驗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走訪這些高山的過程與困難之處。

 

成功完攀五大陸最高峰。圖/馬可孛羅文化

 

攢夠一趟船票 帶著110美元闖天涯

 

植村直己出生農家,自知父母光是供自己讀到大學就已經不容易,更說不出希望他們支持自己完成夢想這一番話,於是畢業後僅僅是攢夠一趟到美國工作的船票便頭也不回地隻身前往異地尋找賺錢機會。

 

當一個人身無分文,說什麼也得想辦法存活下去,再怎麼辛苦的工作都不怕。植村直己堅忍的個性從大學初入山岳社開始即可看出,社團的嚴格集訓讓大多數人吃不消,雖說他比其他人都還要瘦弱,但人小志氣高,甚至花自己額外的時間做訓練,畢業前累積對日本山岳一定程度的認識,更嘗試獨攀。

 

受到同窗影響,聽說國外冰河的宏偉壯麗,從此心繫國外山岳。畢業後為存經費攀登歐陸高山到美國,持觀光簽證打黑工,過程中不怕辛苦,只怕被查到之後遣返日本,所幸一路上遇貴人相助,順利離開美國到歐洲,此時夢想近在眼前。

 

美國果園打黑工。圖/馬可孛羅文化

 

對於獨攀的堅持源自登頂果宗巴康峰後的愧疚感

 

「我嚮往單獨攀登。因為那是如雪絨花一般,無須在乎別人,讓自然屬於自己,而非為了吸引別人目光的冒險。」

 

1965年隨喜馬拉亞遠征隊攀登果宗巴康峰的植村直己並未參與遠征隊的事前準備,最終卻是由他登上了峰頂,新聞大篇幅報導自己的事蹟,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明明遠征隊裡的其他人才是最大功臣,意識到自己像是搶了別人的成果一般,他暗下決心,登山不為他人,以後任何事情都要自己來。

 

參加明治大學山岳社喜馬拉雅遠征隊登頂果宗巴康峰。圖/馬可孛羅文化

 

堅定謙遜的性格 遇困境更難以擊倒的決心

 

藉由書中對於自身經歷的描述,提及在歐洲滑雪場工作時的老闆與一趟趟冒險中受過的幫助、遇到的人,皆是在想放棄的時刻惕勵自己應該堅持下去的理由,不難發覺植村直己受人幫助後必定盡全力回報對方的性格。

 

獨攀更突顯了受人幫助的重要性,除了聖母峰以外的五大陸最高峰,植村直己都是獨攀上陣,對於自身的成就卻並不覺得有多偉大,反而歸功於「沒有許多人的幫助,我絕對無法成功」,從中也能看出其謙遜之心。

 

「別人的意見當然得重視,不過盲目聽從照做將一事無成。別因為旁人之言就放棄,要自己實際去面對切深體會之後,仍覺得不行再放棄。做得到就該去做,不是嗎?」

 

書中一處令人感動的是下定決心必定要達成目標的情感,在每次遇困難時都展現得淋漓盡致,不僅僅是承擔入山風險的時刻,更包含日常生活中為了存錢,犧牲任何額外開銷是我們難以想像。

 

儘管之後攀登吉力馬札羅山經過野獸遍佈的叢林、在阿空加瓜山想入山卻備受阻攔,甚至60天乘筏渡亞馬遜河、在攀登大喬拉斯峰險象環生,面對眾人質疑,植村直己仍是照著自己的步伐,朝目標前進。

 

攀登非洲吉力馬札羅山需先經過野獸遍佈的叢林。圖/馬可孛羅文化

 

乘筏渡亞馬遜河。圖/馬可孛羅文化

 

「人生的終點到了,不對,這不是終點,我還活著。」

 

植村直己最終於1984年冬季攀登德納利峰的回程中喪生,但他短暫而滿載鼓舞精神的故事已然成為一介傳奇。

 

書腰上一句:「你以為人生的終點到了,但只要還活著,沒什麼事無法逆轉。」訴說登山探險遇困境之時的峰迴路轉,卻也同時道出植村直己的人生觀,在每句別人的否定中、在每次死裡逃生的情況下、在每個沮喪絕望的時刻裡,總有條路可以走,在名為人生的這場冒險之中,勇敢逐夢。

 

撰文/陳姵安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我把青春賭給山:青春時代,我的山旅──戰後日本最偉大探險家的夢想原點

 

「管它的,反正蠢蛋和煙都想往高處走,
等著看,我會獨自爬上最高峰……」

 

作者:植村直己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馬可孛羅文化

博客來看書卡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