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光影爬坡」用攝影寫單車日記 劇照師MOMO的自行車故事

這次的訪談相約在早晨的咖啡廳,昨天凌晨三點才結束劇組拍攝工作的MOMO邱于恆,神采奕奕與我們聊著他獨特的人生選擇與經歷,當問他會不會疲憊時,MOMO輕鬆地說:「還好啦!我之前在台東拍劇照,還曾經利用劇組短暫休息一個小時的時間騎自行車上金針山。」攝影是職業,自行車騎行更是持續精進的專業,兩者都是邱于恆充滿熱忱的興趣,也不斷秉持「在興趣上追求卓越」的態度面對攝影與單車。

是攝影師還是專業單車手?

 

50%攝影+50%單車=生活

 

MOMO因為工作的關係,曾到義大利拍攝自行車活動,路線總長151km 總爬升 4,058m,身上竟背著一台單眼相機與一台隨身機約三公斤的額外重量,邊騎邊拍七個小時,讓參賽選手議論紛紛:「剛剛那個瘋子是誰?」

 

將畢生的熱愛「單車」與「攝影」結合在一起,並將兩者都以追求卓越的態度來要求自己在「練車生活」的同時,使用相機淬鍊出光影之美,累積數千公里單車里程的同時,也用鏡頭記錄了街道、公路、山間等路途上發現的美好事物。拍攝車友騎乘時,不同於使用手機擺拍或是騎摩托車拍攝,親自背單眼相機騎自行車跟拍,將在街頭攝影培養的細膩觀察力運用在單車攝影,以自行車選手的觀點,拆解日常練車的風景。

 

為了捕捉騎乘過程的精彩瞬間,MOMO的構圖與單車騎乘同時並進,偶爾會預先衝刺到最佳拍攝位置,按下快門,或是特別減速,等待最美的瞬間,充分表現出自己對於單車運動的了解,每一張照片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是只有單車玩家才能領會的浪漫。MOMO紀錄了台灣許多單車無名英雄的痛苦與榮耀,體力瀕臨崩潰仍勇往直前、克服爬坡抽車撕心裂肺的痛苦、攻破頂點的喜極而泣,我們看見自行車選手如何挑戰極限,從運動中領悟人生,逆風時咬緊牙關戰勝自己,最後等待的是前期累積的能量,做最後的衝刺。

 

騎單車在日常生活中捕捉光影。圖/MOMO

 

台灣自行車菁英選手。圖/MOMO

 

在攝影興趣上追求卓越

 

成就感是做出來的,不是想像出來的。

 

攝影專長是大家對MOMO的第一印象,擅長捕捉街上瞬息萬變的光影,用光去說故事,細膩營造構圖細節,目前以片場劇照師為職業,在片場以敏銳的觀察力,抓住最好的瞬間,留下一張張耐人尋味、彷彿身歷其境的劇照。對MOMO來說,許多生活中的精彩來自於攝影成就,是興趣更是專業,更秉持著正向人生態度:「沒有熱愛的心,就看不見其中的奧妙」。

 

攝影成就絕非一蹴可躋,高中時期嘗試紀錄下生活中的美好風景,每經過一段時間,就把自己覺得不好的照片刪光。大學時期的主修是平面設計,但夢想卻是成為一名攝影師,受到台灣攝影家沈昭良的啟發,斯巴達式的攝影教育,將每位學生的作品視為自己的作品,以高標準檢視MOMO拍攝的照片,拍不好就會被扔到地上,致使養成培養拍好每一張照片的決心靠著大量翻閱攝影集、不間斷的練習,逐漸培養出自己獨特的「攝影眼」。

 

在機緣巧合下入行成為電影劇照師。圖/MOMO

 

爬坡的藝術

MOMO開啟騎行單車的契機要從大學開始,嘗試網球隊、系籃,剛好受故鄉朋友的影響,打工存了一筆錢,買了第一台腳踏車,從事單車快遞,開啟了踩踏人生。

 

一向熱愛挑戰的MOMO平路騎膩了,於是開始用單速車爬山,為追求更好的騎乘效率,將原本的踏板換成了卡踏,挑戰台灣經典爬坡路線:陽明山、不厭亭以及單車界的聖山武嶺等。2015年參加中社爬坡賽,總長度約為4公里,由海拔75M爬升至325M,總爬升為250M,以10分12秒70 的超殺表現勇奪中社王。之後也開始陸續投入世界各地的繞圈賽,在美國、英國、韓國、中國都留下身影。

 

MOMO特別提到腿力是騎單速車練出來的,騎車如果沒有山就不會想騎,上山也一定要騎腳踏車,山與單車缺一不可。騎車爬坡可以忘記很多煩惱,心情不好都是靠爬坡療癒的,即使下山之後還是要面對,但爬坡就是他的天堂。MOMO也分享自己的爬坡趣事:「某次騎北進武嶺,爬坡到一半與女友吵架分手,但爬坡特別開心,心中只有更高更陡的坡再無煩惱,奔向屬於自己的風景。」

 

單速車比賽最後衝刺。圖/MOMO

 

騎單速車挑戰爬坡。圖/MOMO

 

單速車大賽不怕失敗 決定極限的是「意志」

 

2015年與其他三名頂尖單速車選手代表Nabiis車隊,征戰紐約Fix gear單速車世界大賽布魯克林站的Red Hook Crit賽事,以排名第 100名的成績,與決賽差身而過。好勝心強的MOMO,決定要成為亞洲第一個進入Red Hook決賽的車手,隔年,經過紐約的震撼教育後,來到了單速車的最高殿堂,Red Hook 倫敦站,再次挑戰最高榮耀,秉持著平凡人能夠戰勝天才的信念。

 

帶著必勝的決心,全力奔向夢想,卻還是敗給了意外。預賽因為輪胎打滑摔車而暫停比賽,不願自己的夢想終止於賽道上,忍著強烈疼痛繼續進行完成比賽。可惜成績不如預期,最擅長長距離賽事的MOMO決定要挑戰敗部復活。

 

雖然最後依然失敗了,但是透過RHC的舞台,突破自己的身體極限,為自己留下難忘的回憶,更為國內往後的單速車玩家留下傳奇背影,短短兩年的車齡,奠定自己在台灣Fixed gear的地位轉向公路車競賽挑戰,以業餘車手之姿,向台灣各大自行車比賽叩關。

 

紐約布魯克林站的Red Hook Crit賽事。圖/MOMO

 

英國倫敦站的Red Hook Crit賽事。圖/MOMO

 

與成為國手擦身而過

 

2018年是MOMO最接近夢想的一年,加入捷安特哥倫布車隊,本來以興趣心態參賽的MOMO,開始接觸科學化心率訓練,並在武嶺盃自行車登山賽2小時47分的成績,排名精英組第八名,這一年,為入選國手全力練習

 

計時賽前幾天適應路線時,在一個轉彎處來不急閃過一個凹洞而摔車,導致鎖骨斷裂,只好忍痛暫別國手的舞台。

 

代表捷安特哥倫布車隊參賽。圖/MOMO

 

興趣也能是職業 夢想沒有終點

 

如果騎車能賺錢,我會選擇騎車,就算只是騎興趣,我也會全力榨乾自己的汗水。

 

MOMO提到:在台灣的「職業自行車選手」,大部分都是有其他職業為生的協槓選手,其實是「有職業的自行車手」。在參與過國內外各大賽事後,選擇在車禍後暫緩職業車手的夢想,先專注拍攝電影劇照。

 

即使不在競技的舞台,仍堅定自己的單車信仰,也鼓勵單車玩家,熱愛生活、堅持自己熱愛的事物,興趣沒有目的地,是一輩子的事。

 

以單車代步,探索不一樣的城市風景。圖/MOMO

 

 

撰文/劉世淳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圖片/MOMO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