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24th, 2018

韓國蔚山 第八屆亞洲賞鳥博覽會

之前總是需要透過冠羽月刊,才能得知其他各地的賞鳥博覽會相關訊息。這次很幸運能有機會可以參與第八屆的亞洲賞鳥博覽會。

今年的主辦國是韓國,場地在距離釜山車程約一個半小時的蔚山。

在搭乘了早班機,加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抵達大會安排的飯店 (Hyundai) 現代飯店, 還未抵達飯店前,即可看到沿途百貨公司,、停車塔及商店等, 許多都以Hyundai來命名。 經當地人介紹才知, 原來蔚山是現代集團的發源地。基於企業回饋原則, 整個蔚山市的許多企業都出自現代集團之手。 原先只知道現代集團是現代汽車的企業,看到飯店名稱原以為只是巧合,原來這飯店也是現代集團的企業之一呢。 在飯店check-in後,大夥一起步行到飯店附近的現代百貨地下街覓食。途經一座公園,就聽到棕耳鵯的叫聲。原本以為是錯覺,直到回飯店時又經過公園,終於看到他們躲躲藏藏的身影。

會場的位置,位於太河河濱公園河畔,風景很優美。11月份的韓國東北季風冷冽,大會將攤位安排在帳篷內。雖然有室內的感覺,但整體氣溫來說還是寒冷的。雖然正午時刻在太陽的照射下有小小回溫一些,但早晚溫差不小。位於帳篷內的攤位都是從世界各地應邀而來的賞鳥單位,也有招攬鳥類攝影的單位。帳篷外另有許多半開放式的攤位,多是當地人參展的攤位,有野鳥攝影集標本展示,社區小農市集,及藝術相關作品展示及販售。

原本理事長給我的任務是去當地見習跟野鳥救傷有關的事宜。到了當地才知道,原來韓國並沒有所謂的鳥會,相關單位實際上是結合生態旅遊相關的組織。

不確定是否因主辦單位並非鳥會的關係, 在攤位的安排上,以鳥會為主的單位反而沒有被安排在明顯的位置。台灣去參展有六個單位,台北鳥會的攤位竟然被安排在邊陲中的邊陲。位置偏遠不說,夾在其他攤位的中間又面壁。要找到攤位,不進到走廊內還不太容易被發現。到了攤位現場,雖然令大家有點傻眼,但也還是開始著手布置事宜。

進入展場參觀的,多為附近居民,再來就是其他攤位的團體互相交流及觀摩。開幕式時間在下午四點,一開場是鶴舞表演,十分傳統具代表性質。 蔚山市市長也來代表致詞,當地對於這場活動的重視可見一般。看到大會如此盡心的將他們的傳統展現給外國單位。 不禁想到, 隨即而至將在嘉義舉辦的,明年的亞洲鳥博,是否也會將台灣的傳統舞蹈或活動,也呈現給國際單位呢?台灣的亞洲鳥博主辦單位, 也屬於生態協會而非鳥會。以賞鳥博覽會為名的活動,卻都不是鳥會來做主導,真是令人有點納悶。

大會的logo是烏鴉群飛的畫面, 原本有些疑問,為何是烏鴉。到了傍晚要離開會場回飯店時,看到空中越來越多的烏鴉正在聚集準備夜棲, 才恍然大悟, 原來烏鴉真是這邊具代表性的鳥類。據隨團導遊說,這邊的烏鴉大致有三種:小嘴烏鴉,禿鼻鴉以及寒鴉。

傍晚東北季風增強, 會場空曠的空間幾乎無處可遮蔽,會場幾處設有暖爐供人取暖。展期第一天結束後,大會很貼心的準備了暖暖包,以及咖啡、茶等隨手包提供給需要的人使用。

展期第二天,大會安排帶大家到河濱公園內走走,順便探訪鳥蹤。 我們從樹林中入內,一路上除了固定會出現的鴉科鳥, 還有成群出現的長尾山雀、大山雀等。偶有小型啄木鳥。隨後經由河畔旁的道路走回會場。 河裡也有不少鳥,普通鸕鶿、赤膀鴨及赤頸鴨、冠鷿鷈,紅嘴鷗及黑尾鷗… 等。

展期結束後,大會有安排再到附近去賞鳥,整個太河流域涵蓋很廣。白冠雞集結成大群的在河面上悠遊,其中伴隨不少赤頸鴨,及一些綠頭鴨。冠鷿鷈不時客串演出。後來有鳥友透過單筒發現羅文鴨的蹤跡,在河的對岸側。距離有點遠,須透過單筒才能看得清楚。

此次的展期來參觀的民眾不多,最大的收穫是有許多機會跟其他國家的攤位做一些交流。期間還遇到多年前,曾到過台灣鳥博參展的外國攤位的友人。

特別感謝歐玉芳,歐姊熱心的幫忙張羅機票及接送等事宜,歐姊此行是自費參加,但從行前到結束,包括展場上有不少場合也都靠她的協助才能讓行程圓滿完善。

撰文/林玉英
本文轉載自社團法人台北市野鳥學會


關於台北市野鳥學會

本會為一獨立的環境保育公益組織,以保護野生鳥類及其棲生環境,共同維護野鳥族群的繁衍及自然環境的保育為宗旨。推動野生鳥類之「欣賞、研究與保育」工作,期待能將保護自然環境觀念推廣至每個人,進而建立生物和都市融合的「台北生態城」。

台北市野鳥學會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