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好萊塢電影中的「森林大火」 野火為何發生?如何撲滅?

影視作品的取材,總能反映出特定地域有所共鳴的文化、面臨的危機、擁有的生活經驗。相比生活在季風帶來豐沛水氣的亞熱帶島嶼,我們鮮少對「森林大火」產生強烈共鳴,而這類題材卻是美國電影中,一再以「改編自真實故事」的方式被翻拍的題材,無疑彰顯生活在美國西、南地區的人們對森林火災的「經驗共識」,這些電影將觀影者帶入劇中那蔓延的炙熱感,更將野火發生的原因、如何撲滅等知識忠實呈現在大螢幕上。

近日國內發生嚴重乾旱,間接導致八通關、玉山一帶森林發生消防史上最嚴重的森林大火之一,延燒12日焚毀超過70公頃保育林地,終於在5月28日熄滅,大規模、長時間的山林野火在台灣實屬罕見,但關於野火的發生、應對,是每一位走入山林的夥伴不可不知的知識,一起看電影、了解野火。

 

2021年玉山、八通關一帶森林大火。圖/嘉義林管處

 

三部讓你感受森林中熾熱烈焰的好萊塢電影

 

2017年上映的《Only The Brave》、、1999年上映的《Wild Fire:Feel The Heat》、1998年上映的《Firestorm》三部不同時期的電影,都取材自同一種常見的自然災害,不是《2012》中那地殼崩毀的震撼場面、也不是《The Core》中因地球停止轉動造成的全球災難,卻是一種如地獄烈焰鋪天襲來的毀滅性天災──野火。

 

電影中的森林大火。圖/擷取自《Only The Brave》預告片

 

《Only The Brave》(譯:無路可退)

 

 

上映於2017年的災難電影,改編自發生在北加州的亞奈爾山火事件,一共造成19名消防員殉職。故事以一位因女友懷孕決定戒毒加入當地消防隊的男子為主角,敘述主角成為一位合格消防員後與山火搏鬥,在一場火災中失去所有隊員朋友的故事,取材自美國消防史上面對森林野火傷亡最慘烈的事件,刻劃人類面對蔓延在乾燥林木區的大火時幾乎無能為力的困境。

 

《Only The Brave》除了主角(麥爾斯.泰勒 飾)與隊長(喬許.布洛林 飾)精湛演出細膩的人物情感,還忠實呈現了兩種撲滅山火的消防手段。電影中隊長帶領隊員闢開「防火巷」後,用「以火攻火」的策略消滅野火,正是真實世界中消防隊最常見的滅火手段之一。(本文後段會統一整理撲滅野火的方式)

 

《Wild Fire:Feel The Heat》(譯:野火.感受熾熱)

 

 

1999年上映的這部野火電影,這部作品被定義為一部劇情片,但是攝影手法更偏向紀實拍攝,雖然未在台灣上映,但被認為是影史上最忠實拍出消防隊與山林火災奮鬥過程的電影。

 

電影中的大火由一道閃電擊中樹木而引發,拍攝時還動用了大型的C-130運輸機來撒下紅色滅火粉末、直升機空中灑水等等滅火手段,甚至劇中15位演員都經過正規的消防訓練,若想透過電影了解野火真實相關知識,這絕對是必看的一部經典電影!

 

《Fire Storm》(譯:火風暴)

 

 

1998年上映的劇情片《Fire Storm》劇情圍繞一位直升機空降消防員(常見於美國的特殊職位),在進行一場撲滅野火任務時隊友受傷、救援平民的過程,還發現縱火犯並追逐、搏鬥。

 

雖是一部正邪對比強烈的標準好萊塢劇情片,但以無情野火為主題能成功取得優異票房,可見「森林大火」產生的共鳴之劇烈,而劇中正邪兩方各是消防員(英雄文化)與縱火犯(真實世界野火最常發生的原因之一)。

 

回到現實山林 關於野火發生的三要素

 

現實中,森林大火最常見於乾燥的大陸地區,美國境內每年投入超過一萬名消防員在撲滅野火的任務上、幅員遼闊的澳大利亞2020年總共有3%的國土總面積遭野火焚毀,尤其在近年極端氣候的影響下愈發不可收拾,也出現越來越多取材自森林火災的影視作品。

 

現實中的野火。圖/Pexel

 

2020年,世界上發生的野火。

 

電影中野火發生時需要的三要素與現實相符,分別是:1.溫度、2.燃料、3.氧氣,三者缺一不可!

 

溫度

森林中的熊熊大火,都來自高溫小火苗,而炎熱的天氣更容易造成乾燥的起火完美條件。自然條件下最常見的起火原因來自天空,閃電擊中樹木、矮灌木後引發的森林大火事件可說不計其數。人為條件則常見隨手亂丟菸蒂於乾燥草叢中,失控引發的大火;生火不慎也是常見的人為野火發生原因,這次在國內蔓延的玉山杜鵑營地大火即為此種原因。

 

燃料

「故意生火都生不起來了,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引起森林大火?」野外生火訓練中找好適當地點後的第一步,就是蒐集適合的燃燒材料,最常見得就是細枝、乾燥的粗樹枝、樹皮,只要足夠乾燥,火苗就很容易蔓延成高溫烈焰,其中常見於溫帶氣候、台灣海拔1000米以上的松類植物,樹皮富含油脂,在乾燥情況下,相鄰近的樹木極易連鎖燃燒。

 

氧氣

空氣中充足的氧氣,是燃燒的最基本要求,野外生火訓練中吹氣的動作就是為了讓火苗獲得更多氧氣,風勢,是野火能快速蔓延的關鍵因素,尤其在坡度10%~15%的緩升山坡上最容易「往上方」蔓延。

 

電影中的滅火手段是真的嗎? 阻絕三要素預防、撲滅野火

 

為了致敬真實事件中奮不顧身最後殉職的19名打火弟兄,電影《Only The Brave》中非常注重消防手段上的真實性。

 

電影中隊長帶領隊員開闢防火巷、以火攻火。圖/擷取自《Only The Brave》預告片

 

電影中消防隊長帶領隊員闢開「防火巷」是對付野火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在還尚未起燃的地區與已經蔓延火勢的地區之間,闢開一條至少五米寬的通道,將通道上的樹木、灌木、雜草等三要素中的「燃料」清除乾淨;清除燃料後,用「以火攻火」的方式,點燃防火巷靠火場一側的樹木,在不波及防火巷對面的情況下,讓火往主要火場方向蔓延,當兩場大火碰撞在一起時,因烈火已將區域內的「氧氣」要素燃燒殆盡,能有效撲滅野火。

 

電影《Wild Fire:Feel The Heat》中,飛機撒下的紅色粉末在大火中燃燒後,將產生大量不可燃氣體,達到讓野火無「氧氣」可燒的作用,類似日常生活中滅火器運作的原理;派遣直升機從空中灑水,則是達到讓火場降低「溫度」的作用。

 

玉山、八通關一帶森林大火,出動直升機灑水。圖/嘉義林管處

 

「身處森林火場中是什麼感覺?就如一千輛大卡車從你身上開過的震撼。」取自電影《Only The Brave》中消防隊長

 

電影取材自發生於2013年的真實事件,最後19名消防隊員與隊長一起裹上防火毯在地上組成防護隊形,仍全員殉職。2020年發生在美國、澳大利亞的野火,更是延燒3個月之久;2021年五月發生在台灣的杜鵑營地大火,罕見的延燒12天才在降雨後被完全撲滅,儘管動用大量資源,人為力量在撲滅森林大火上仍顯得無能為力,預防人為引發的野火,才是最重要的。

 

生火是必要求生手段 每個人都應「會」用火

 

如同人類一切文明源於學會控制火焰,生火,絕對是走進山林必備的基礎求生能力,但也可能在乾燥環境引起森林大火,最基本的生火知識不可少。一般會選擇營地無風處,在地面闢出一塊土質平地,離四周可燃的草叢、樹枝、裝備(帳篷表布含易燃的尼龍、矽)至少相隔兩公尺,火焰燃燒時需要有人「顧火」,不用火時即熄滅,將已降溫的餘燼掩埋。

 

生火時淨空周遭,選擇平坦土地,並土挖洞、擺放石頭阻隔火勢蔓延。圖/Pexel

 

這次從杜鵑營地起燃的大火,據意外引發的登山者表示,是選擇土質地生火,且有確定地表無火焰蔓延,為何仍引起大火,可能是引發了地下火,地表面雖為土質,但表土下是已乾燥多日的腐植層,仍可燃燒,最後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在極端氣候的影響下,台灣以往不易長時間延燒的森林,也發生燒毀面積超過70公頃的大火,在這樣的情況下,無論已具備多年山林用火經驗的戶外老手、或是初入山林的新手,都要在環境本質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更加注意「小心用火」。

 

森林大火後滿目瘡痍的林地。圖/嘉義林管處

 

撰文/王一訢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