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山人之聲】吳佳伊:阿爸,遮是玉山!是臺灣上懸的山!

「我現在都會帶著爸爸的照片一起上山,我想帶著他和我走遍許多地方,用這種方法來表達我對爸爸的愛。同時,我也想讓他看見,他的女兒登山時候的樣子原來是這麼快樂。」
  • 吳佳伊,就讀陸軍官校四年級。目前山齡 3 年,臺灣百岳數達 52 座。每次登山,她身上都會帶著一張父親照片,彷彿上山途中,隨時都有父親的陪伴。

 

我爸去年因為酒精中毒、肝硬化過世,他在世之前,我都把軍校的休假時間拿去爬山,大概每三個月才會回家一次。

 

那時候有從媽媽那裡聽說,爸爸身體每況愈下,可是當時我完全沒有想要去關心他的想法,也覺得只是和以前一樣,可能哪天晚上喝多了,過一陣子應該就沒事。

 

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我從小就覺得他不是一個好爸爸,酗酒、抽菸、嚼檳榔和賭博,許多惡習他都有。從小家裡的經濟重心都在媽媽身上,爸爸一沒有錢,就會去找媽媽拿錢,所以我一直都覺得他很無能,也讓我感到很厭惡。

 

直到有一天母親打來告訴我,要我請假回去看爸爸最後一面,我才知道,爸爸這次是真的要離開我了。

 

媽媽那通電話打來之後,我就立刻搭高鐵從高雄回雲林家裡。當我看見爸爸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忍不住握他的手,對他的怨恨不知為什麼在當下就全然消失。或許是覺得,爸爸再怎麼壞,他還是有曾經對我好的一面,就像每次回家的時候,爸爸都會去買我喜歡的東西給我吃,或是在他的朋友面前,他都會誇自己的女兒是國家未來的軍官。所以我心裡明白,爸爸其實對我從軍是感到很驕傲的,即便他的惡習一輩子都改不了,但不管怎樣,他也永遠都是我的爸爸。

 

 

喪事辦完以後,我安排走了一趟玉山前峰,當時身上帶著一張爸爸的照片,想說趁著爸爸可能還在人間的時候,帶著他陪我一起去我喜歡的山上走走。

 

凌晨 1 點,我獨自騎機車從雲林出發,大約清晨 5 點抵達玉山登山口。剛開始我其實還蠻害怕的,但我告訴自己,爸爸會在後座陪著我,所以後來就不再感到擔心,反而心裡暖暖的。

 

我後來還帶著爸爸去玉山主峰、東峰和北峰。因為家裡都是說臺語,所以當我抵達山頂時,我就告訴爸爸:「阿爸,遮是玉山!是臺灣上懸的山!」然後拿著爸爸的照片,在山頂環繞一圈,迫不急待地想和他分享山上的美景。

 

我現在都會帶著爸爸的照片一起上山,我想帶著他和我走遍許多地方,用這種方法來表達我對爸爸的愛。同時,我也想讓他看見,他的女兒登山時候的樣子原來是這麼快樂。

 

 

撰文/吳柏樺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圖片來源/吳佳伊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

想了解更多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