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六月 11th, 2019

南冰洋保護區捕完最後一波 日本7月起商業捕鯨僅限自家水域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2018年最後一週發表書面聲明,宣布日本政府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以在其領海和專屬經濟區內恢復商業捕鯨活動。

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日本在IWC的65年會員資格將於2019年6月30日結束,日本可在2019年7月1日之後的任何時間在自家水域商業捕鯨。

南極格林威治島(Greenwich Island)洋基灣(Yankee Harbor)外海目擊抹香鯨。圖片來源/Outward_bound(CC BY-NC-ND 2.0)

稱「海盜捕鯨國」 IWC嚴厲譴責日方退出

日本此舉是否會能幫助鯨族群從幾個世紀的商業捕鯨中恢復,保育人士抱持不同意見。

「如果日本繼續這個計畫,它將成為第一個不顧IWC職權,從事商業捕鯨的海盜捕鯨國,」IWC觀察員、智利非營利組織鯨豚保育中心(Centro de Conservacion Cetacea」的執行主任卡布雷拉(Elsa Cabrera)警告。

卡布雷拉說,不該允許日本這麼做。她說:「日本必須為此付出極高代價,才能阻止其他國家效仿這種蔑視國際法規則的行為。」

世界鯨肉主要市場 日本人平均年食用約5000噸

IWC由89個成員國政府組成,成立於1946年,旨在保護鯨和管理世界各地的捕鯨活動。1986年IWC禁止商業捕鯨。

根據禁令,以科學為目的捕鯨是可以豁免的。而日本被指控使用該豁免掩護商業捕鯨。捕鯨者提供鯨魚的身體部位給研究人員,並將鯨肉賣到市場供人食用。

雖然日本是全世界鯨肉的主要市場,但消費量有限。根據非營利組織動物福利研究所(Animal Welfare Institute)和監測國際野生生物犯罪的環境調查機構(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的報告,日本人平均每人每年僅吃一盎司,整體每年平均吃4000至5000噸。

南冰洋鯨魚保護區最後一捕 日本滿載歸國

日本本州島西端的城市下關,3月下旬慶祝捕鯨船隊返航。工作船(factory ship)日新丸號(Nisshin Maru)裝滿了333隻南極小鬚鯨的肉。

菅義偉國務卿宣布日本退出IWC時,捕鯨船已經出海了,所以上一季是日本捕鯨船在南冰洋鯨魚保護區的最後一個捕鯨季節。

IWC禁止南冰洋鯨魚保護區內所有類型的商業捕鯨活動。多年來,國際非營利組織海洋牧者(Sea Shepherd)在該保護區對抗日本捕鯨船。2002年日本開始在南極水域探查,並在2005年至2017年從事捕鯨活動。

這段期間,在海洋牧者的干擾之下,超過6000隻鯨魚逃過日本商業捕鯨船的魚叉。

2017年,日本政府開始投入數百萬美元反制海洋牧者的安全工作,包括軍用級即時監控設備。雖然這讓海洋牧者在2018年都無法進入南冰洋,但也迫使日本在安全方面投入了大量資源,提高了成本。

Sea Shepherd船隊攔截到日本捕鯨船正要將捕獲的鯨魚轉運至工作船日新丸號(Nisshin Maru)上。圖片來源/guano(CC BY-SA 2.0)

南半球捕鯨告終 重點戰場轉向北半球

海洋牧者創辦人華森(Paul Watson)上尉說:「我們很高興南冰洋鯨保護區捕鯨活動結束。我們很快就會有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我們將繼續對抗挪威、日本和冰島這三個僅剩的海盜捕鯨國。「合法捕鯨已經結束,剩下的工作就是掃除海盜。」

華森指出,日本退出IWC後,IWC內有關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的提案隨即成功在望,有效終結南半球捕鯨活動。

「南冰洋的捕鯨戰爭將很快就要結束,現在的重點要放在北半球。」華森說。

動物福利研究所表示,樂見日本停止在南極從事高補貼的商業補鯨活動,南極許多鯨類已經被商業開發影響超過一個世紀。「我們希望菅義偉表示將遵守國際法的意思是,承認在北太平洋公海捕塞鯨是違反華盛頓的行為,並將停止這麼做。」

菅義偉宣布日本「將停止在南半球和南冰洋捕鯨,並將只在日本自家專屬和經濟海域捕鯨」,但沒有明確說出數量和物種。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