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2018-08-05

為什麼你不記得跑馬痛苦? 跑馬者不斷跳坑的科學實證

在跑全程馬拉松的42公里途中,跑者常承受著各種不堪的痛苦與疲累,但為何每次當你回想起比賽,痛苦經歷總是在腦海中缺席,只留下所謂「跑者的愉悅感 (Runner’s High)」。所以即便每次剛完賽總喊著「我再也不跑全馬了!」不久後又重回馬場,一而再、再而三跳坑也不怕。難道這些跑者都暫時失憶嗎?國外研究顯示,這可能與大腦對耐力性活動的痛苦記憶有關。

為什麼你不記得跑馬痛苦? 跑馬者不斷跳坑的科學實證。圖片來源/運動星球

研究:馬拉松完賽者低估跑馬痛苦

根據《記憶(Memory)》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研究文章,研究針對62名馬拉松運動員,測試他們在馬拉松完賽一周、一個月、三個月和六個月後的記憶,發現他們都低估了跑馬當時的痛苦。

該研究作者Przemysław Bąbel表示,雖然跑馬是痛苦的,但這是一個充滿激情的正面經驗,特別是對有完賽的參與者來說。值得注意的是,這項研究只針對全馬完賽的跑者,而這些研究對象可能比沒有順利完賽的跑者更能感受到積極正面的情緒。

建議:學習辨別不同程度的痛苦

雖然事後能忘卻痛苦,但跑者仍比一般人更容易理解和體驗疼痛。英國伍爾弗漢普頓大學體育心理學家Tracey Devonport分析,無論是誰,如果你正在完成一項耐力挑戰,都會在訓練期間和賽事中感受到各種疼痛和不適,這種疼痛是我們在能力範圍內能做的最高強度表現,並且長時間不斷重複同一動作。

正因如此,運動員不僅要學會將一些正常的疼痛(即前段所提能力範圍內的最高強度表現)與訓練連結起來,也需要辨別出訓練時「可承受的痛苦最大值」,以及「可能是運動受傷徵兆的痛苦」。學習辨別不同程度的痛苦,能幫助你克服長跑時感覺的正常疼痛與不適,並調整培訓計畫,來解決更多肌肉拉傷之類的問題。

學習辨別不同程度的痛苦,有助克服長跑時感覺的正常疼痛與不適。圖片來源/運動星球

方法:將痛苦活動連結有價值的結果

糟糕的跑步經驗不足以讓跑者回到原本的跑步正軌上,但弔詭的是,每一位全馬跑者都能講出各種痛苦的馬拉松經驗,例如在最後幾公里處變跛腳、與無情的抽筋和擦傷搏鬥、整個腿像被火燒灼一樣痛、冒著颳風下雨快失溫……,在講述跑步的苦難同時,也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起跑線上。

這些跑者真的失憶了嗎?當然不是。Tracey Devonport分析,低估跑步時的痛苦是腦部工作記憶(以往稱短期記憶)中一個功能,人們傾向於回憶事件中的亮點,而不是每一個枝微末節,例如,你可能會記得開始和結束片刻,或是在某個距離標記處在人群中遇到朋友,這些值得注意的事件往往是片段的、偶發的,因此你記住了事件,而非當下的感覺。

更重要的是「愉悅的情緒」,例如完賽後成就感、自滿、驕傲,可能減弱了你對艱難事件的記憶。如果一項痛苦的活動能產生有價值的結果,就會產生正面積極的情緒,而這樣的情緒似乎有助於確保疼痛不會阻止我們再次行動。

完賽後愉悅的情緒,可能減弱你對艱難事件的記憶。圖片來源/運動星球

為了強化自己心中認定艱困比賽是一種正面積極的經驗,Przemysław Bąbel建議,跑步時將心力專注於已經達到了什麼成就,而不是還得付出多少努力。

最後,在賽後試著全神貫注於好的部分,例如今年四月全球六大馬之一「波士頓馬拉松」,在狂風暴雨和史上最低溫中開跑,參賽者跑步時可能感覺自己身處地獄,但也許能在比賽中保持住良好配速,或訓練了增進心智力量的技巧。認同這些正面積極的因子,而非抱怨途中補給,將能帶你跑出更長遠的路。

知識便利貼|跑者的愉悅感 (Runner’s High)

廣泛發生於各類型運動員身上,通常在劇烈、長時間訓練期間或之後立即出現。大腦在體力近乎耗盡時,會適時分泌大量腦內啡,這是一種類似嗎啡的興奮劑,讓人情緒高亢、充滿活力,原本的肌肉痠痛、快虛脫的感覺就此一掃而空,得以繼續往前跑。

※本篇文章經運動星球 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


關於運動星球

運動星球是一個透過網路形式傳達資訊及服務的運動生活類資訊平台。提倡將運動及運動觀念融入休閒生活,收集全世界引領風潮的運動話題,介紹實用的運動相關資訊,包括旅遊、樂活、健康等情報。分享運動人物積極生活的實踐語錄,提高人們對運動的重視及實踐!

[vc_button title=”運動星球” target=”_self” color=”btn-primary” icon=”none” size=”btn-large” href=”https://www.sportsplanetmag.com/index.aspx”]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

想了解更多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