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六月 14th, 2019

【大學專訪】台灣登山女孩—鐘鈺惠 紐西蘭勇敢逐夢記(下)

繼雪季訓練後,鐘鈺惠除了跟著登山社的活動,也自己安排登山旅行。在這些親自踩踏紐西蘭土地的日子裡,又有什麼樣的際遇與驚奇等著她?

冷與熱的相擁 山中溫泉三溫暖

40人大隊跋涉7—8小時,來到位在柯普蘭步道(Copland Track)的山中露天溫泉,享受寒天中冷與熱的反差感—這是紐西蘭登山社主要舉辦給交換生的大型登山活動。

登山社舉辦的柯普蘭步道(Copland Track)溫泉之旅

溫泉路線分四組,此為鐘鈺惠的小組。

旅程總長三天兩夜,是由專業的司機兼導遊帶領這一大群人到處遊山玩水。但鐘鈺惠也稍微提到,「這種大隊伍就不會每個人都很熟,尤其大部分人都是歐美地區的交換生,亞洲人很難融入,特別是他們在唱美國老歌的時候,很像是外國人聽我們在唱的『月亮惹的禍』。」這也呼應到前面她所說的,喜歡小隊伍、大家都很熟絡的登山氛圍。

不過她說,在山中泡溫泉還是一次非常難得的體驗。在寒風刺骨的天氣中,大家泡進熱氣蒸騰的溫泉池裡,在溫泉裡談天說笑、分享自己的故事。在緩緩上升的熱氣中,每個人都在心中畫出最溫暖的回憶。

一行人享受山中溫泉

自己探索的旅程

只單單跟隨登山社安排的活動,無法滿足鐘鈺惠想到處看看、親自走上紐西蘭高山的慾望,而且將登山鞋、登山包、登山裝備都帶來紐西蘭的她,當然不會放過融入當地大自然的絕佳機會。

那時候,在澳洲交換的系上同學飛來紐西蘭找她,同是戶外運動愛好者的兩人決定安排一趟登山之旅。剛好系上同學沒看過雪,且紐西蘭緯度高,低海拔的山就會有雪,鐘鈺惠便規劃這次的雪山行程。不過對於沒有登山裝備、更別說雪季裝備的系上同學來說,鐘鈺惠提到上山前要做好全面的風險評估。

上山時會經過一面非常陡的大雪坡,不過那時候她評估,「積雪量是不用穿冰爪就可以上去的,也有聽聞最近有人只穿牛仔褲加一般的鞋子,上去下來都平安無事。」鐘鈺惠接著說,這位系上同學曾自己騎單車上武嶺,體能狀況也算是非常好的,最後終於順利成行。

爬山過程約四個小時,會走到一座山屋,從山屋可以遠眺庫克山(Mt. Cook)—紐西蘭的最高峰。鐘鈺惠特意安排兩天一夜的行程,就是為了能同時欣賞到山上日落和日出的樣貌。不疾不徐,鐘鈺惠用她自己的步調探索紐西蘭的真實。

後方為紐西蘭最高峰庫克山(Mt. Cook)

凱普勒步道 走入當地山中風景

凱普勒步道(Keplar Track)是南島的一條環狀步道,從步道可以看到多種樣貌的風景。遠方有雪山,下方則是一整片峽灣地形,美不勝收。

鐘鈺惠說這個步道她爬了兩次,分別是跟在交換生活認識的朋友和從澳洲飛來找她的系上同學。第一次是由交換朋友帶她上山,不過她們只安排一天的行程,主要目的不是爬完整座步道,而是想看看步道中的鐘乳石洞。

鐘乳石洞穴

後來過了兩個月,換鐘鈺惠帶系上同學上山,這次她們決定爬完整條步道。本來是一條四天三夜的路線,卻硬生生變成兩天一夜的行程,主因是系上同學不想三天沒洗澡。雖然行程很趕,每天要走12小時,一到過夜的山屋馬上睡到不省人事,卻還是會因為路途中的美景而感動,因為身旁的朋友而開懷歡笑。鐘鈺惠也挑戰了自己的極限,更說明經過妥當的評估和安排後,沒有不可能的任務。而這就是爬山,這就是生活的縮影。

凱普勒步道(Keplar Track)沿途風光

鐘鈺惠提到這條路線是交換朋友的姑姑提供的,朋友的姑姑搬至紐西蘭已久,算是當地人推薦的登山路線。和之前登山社的山中溫泉活動相比,登山社的活動走外國人觀光路線,景點的選擇都是大眾化且設施完備齊全的。

鐘鈺惠說從廁所就可以略知一二,山中溫泉旁設立的廁所非常高級,坐式馬桶還有沖水設備;反觀她們在凱普勒步道(Keplar Track)途中發現的立在懸崖邊的公共廁所,沒人清理以致於非常臭,讓想體驗在懸崖上廁所的她也退避三舍。

立在懸崖邊的廁所

爬山,未完待續…

在訪問的最後鐘鈺惠提到,覺得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沒有跟家人一起來,「透過照片、影片還是沒有辦法把當下的感動傳遞出去。」不過在紐西蘭爬山的過程中,還是有拓展她的眼界。

平常爬山不會注意到蕨類的她,自從認識紐西蘭的國花—銀蕨之後,向我分享她回台灣後也開始慢慢會分辨各種蕨類,算是紐西蘭生活的收穫之一。這半年除了爬山,她甚至跟著朋友、也獨自展開公路旅行(Road Trip),為的就是更完整地體驗紐西蘭。

紐西蘭公路旅行,拜訪沙飛海灘(Sand—fly Beach)。

聽完鐘鈺惠熱血勇敢的交換故事,由衷佩服她對於爬山的執著及渴望,還有她那一顆熱愛自然、踏尋戶外的心。我想,只要她跟隨著自己內心,一定能繼續探訪許多高山森林,在每一塊土地上都留下她攀爬的足跡。

撰文/王禹晴
圖片/鐘鈺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