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三月 25th, 2018

泰國崗卡章國家公園(Kaeng Krachan National Park)賞鳥記

在泰國曼谷日麗風和,氣溫舒適宜人的冬天裡,完成泰國鳥博會(16th Thailand Bird Fair)忙碌而愉快的國際交流活動之後,泰國鳥會事先安排了兩條會後賞鳥的路線(考艾國家公園/崗卡章國家公園)供國際鳥友自由選擇,我跟培媁商討之後選定了崗卡章國家公園,所以11/28清晨用過早餐,退了房後,六點半便動身出發了!

崗卡章國家公園在曼谷的西南方,距離曼谷市中心約一百九十公里左右,行車約需三小時,由於這條路線只有我們兩個人參加,所以鳥導Amorn開的Rv就成為我們的專車了!Amorn是華裔,說得一口流利且標準的華語,他曾任泰國鳥會的理事長,也多次來台,參加過數次關博的活動,他謙虛的說:泰國鳥會的鳥博是向台北鳥會取經、學習的!這一點我們也真的感覺與有榮焉!

泰國的高速公路限速80公里,但是絕大部分的車子都開在速限以上,不過警察偶爾會在路邊埋伏,所以還是得眼睛亮一點。一路上路況都不錯,路面平整,就算下了高速公路,進入山區鄉道,路況仍然平順好走!今天的目標是先到一處拍鳥的水塘帳篷裡等鳥,管理這處帳棚的老先生原本是一位獵人,後來因為跟賞(拍)鳥人結識了,並且獲得比打獵更好的收益,從此棄獵為養,在這個隱密的山谷裡定點餵食,加上這處山谷中有一處小小的淺水塘,適合陸鳥來此沐浴,因此吸引了數十種鳥類在此現身,所以一開始老先生灑了一些飼料跟木瓜,然後幾聲呼喚,雞群便蜂擁而至,有灰背鷴、原雞、綠腳山鷓鴣、鼠鹿、長嘴鉤嘴鶥、灰頭鉤嘴鹛、大黑領噪鹛、小黑領噪鹛、灰眼雀鹛、黑枕藍鶲、斑扇尾鶲、橙頭地鶇、梯克氏藍仙鶲、藍歌鴝、紋喉鵯、黑頭黃鵯、紋耳鵯、灰眼雀鹛等。

像這樣子的場地,在這附近也有好幾個,總之,是有市場上的需求,利之所在,養雞場便應運而生,對自然生態而言這是利?是弊?還難有定論!不過如果從「獵人轉變成護鳥人,以及如此小規模的類保護區,形成對野生生物的族群數量維持的一股助力」這一個角度來看,似乎也有一些正面的意義!王時兄也提到他在雲南拍鳥時觀察到相同模式的經驗,似乎也扭轉了許多職業與業餘獵人的觀念,進而開始往保育的路上邁步前行,姑不論其動機是甚麼,至少殺戮之勢漸緩。但是這一切仍有待專業學者做更深入的研究探討!

晚上住宿在國家公園外的Centre of Bird Watcher民宿,房間是簡單乾淨的套房,房門外就是露臺,露台上有桌椅,可以在這裡乘涼、遠眺,只是夜晚須防蚊,有捕蚊燈體質者不宜!晚餐菜肴清爽美味,不會太辣的家常菜。晚餐後據民宿老闆透露,民宿門口路燈附近有長尾夜鷹,趕緊提燈探訪,原本牠是站在燈下一根木樁上,因為靠近路邊,我們一走近牠就驚飛了!還好幾度移位,最後停在路燈頂,讓我們好整以暇的看個夠,從牠外側尾羽末節白色的特徵,可以確定牠是公鳥。回到房前露臺數鳥種,數完之後培媁順便數身上的成果—遭蚊子親吻不下十處,可以說是捕蚊冠軍!

11/28六點半用早餐,隨後立即往國家公園出發,十分鐘就抵達入口收費站,入園門票外國人300銖(本國人100銖),兒童200銖(本國兒童40銖),再往裡開約十五分鐘,來到一處較開闊谷地,公路兩旁有些水塘,再往外便是長滿樹林的丘陵,耳際充滿著鳥鳴,先是肉垂麥雞跟中華池鷺現身,隨後是小盤尾、鳳頭蒼鷹、厚嘴綠鳩、冠斑犀鳥、雙角犀鳥、白胸翡翠、黑頭翡翠、和平鳥、橙胸佛法僧、黑頭鵯、白喉紅臀鵯、藍翅葉鵯、大綠葉鵯、綠嘴地鵑等。一時看得眼花撩亂,此時這段馬路人車少,鳥況好,光線柔和,溫度涼爽舒適,風景秀美怡人,實在是一場五星級的賞鳥行程。一陣熱鬧過後,鳥聲復歸平靜,我們繼續驅車深入,前往露營地。

露營地是在森林中的一大片草地,周遭環繞著樹林、溪澗,因此有許多生物活動其間,首先是一群灰葉猴,幼猴們在林間草地追逐嬉戲,好似有用不完的精力,成猴則在樹上尋找嫩葉嚼食,又或攀坐枝上休息,冷眼看著小猢猻們胡鬧,一片怡然自得的桃花園風貌。而樹林上層枝葉間也陸續有鳥族的身影閃現,綠金鵑、紫金鵑、灰鶺鴒、褐背雀鶪、鵲鴝、寬嘴鶲、、紫頰直嘴太陽鳥、朱背啄花、灰山椒鳥、粉紅山椒鳥等。

再往林道深處前進,一對長臂猿在數十米高的雨林上頭唱了半個多小時的情歌,嘹亮的歌聲響徹整片雨林,也難怪她要擁有這麼好的歌喉,因為與林樹海的遼闊,要橫渡可不容易,唯有靠聲音來互相傳遞訊息,告訴親友彼此安好,也向鄰居宣示著自己的領域。這可是唯有嘹亮歌聲才得以輕鬆達成任務!林道上也有小溪穿過,形成幾處潮濕地面,也吸引著諸多蝴蝶聚集吸水,這景況讓人不禁想起有蝴蝶王國之稱的寶島台灣,從前也有著這般鳳蝶、粉蝶、斑蝶麇集的壯觀景象,曾幾何時這些場景已難得再現,開發的腳步又何曾稍歇?林道漫步回程時,鳥導Amorn發揮了絕頂的找鳥功力,在茂密的枝叢間用單筒吊出了烏鵑、山藍仙鶲等好鳥來,讓人好不過癮!這時也時近正午了,先回民宿收、上行李跟退房,然後再簡單吃了一碗河粉,便正式跟崗卡章國家公園揮手道別了!

最後一個賞鳥點是碧差汶里府的Laem Phak Bia,崗卡章國家公園到Laem Phak Bia距離約76公里,開車要將近兩小時,一路從深山直下到海邊,環境、景觀變化很大,原本的熱帶雨林驟然換成海岸邊的鹽田跟低地沼澤,稠密的人口對自然環境的開發應用程度也就不在話下了。我們將車子開進了鹽田間的泥土路,兩邊一畦畦的鹽田中,涉禽成群,有鷸鴴科、鷺科、鷗科等,甚至於有些跑上泥土路上,車子過去了才稍稍避讓。這當中我們主要的目標鳥種就是全世界數量只剩不到100對的極度瀕危鳥種—琵嘴鷸!可是幾百畝的鹽田裏,鳥群無數,要找一隻體長16公分的小鳥,難度頗高。加上時間的壓力—-距離天黑只剩兩小時,這…不就是所謂的大海撈針嗎?所幸鳥導Amorn很有經驗的掃視空曠的鹽田,看到遠處有人蹲在一處田邊,眼前架著大砲,應該就是在那裏了!於是我們開到路底,便下車步行靠近,只是在空曠的鹽田區,毫無遮蔽的情況下貿然接近,恐怕會是一場群鳥紛飛的憾事!所以我們採取謹慎的態度,接進到可以用單筒的距離時便停下腳步,先用單筒找看看這一區裡面有沒有琵嘴鷸的身影。其間,幾度有猛禽出現於空域等原因,鳥群驚飛起來移動了幾次,所幸都未遠離,我們也等待拍鳥人放下相機時才略為移步前進(因為這表示琵嘴鷸離開適拍距離了!),經過幾度搜尋,終於發現琵嘴鷸的身影了,15公分的身長在諸多涉禽中算是小老弟,只見他在一堆大個子水鳥群中,被擠來擠去,一會兒往東,一會兒往西,孤伶伶的好不孤單!略寬的琵嘴在淺水中不時掃來掃去,奮力求生存,為延續族群命脈而努力活著。此情此景真叫人心疼!突然間水塘又起一陣騷動,如驚弓之鳥般,一整群涉禽群起盤繞著,然後落向更遠處。天色也逐漸昏暗下來,回曼谷的路還要兩個多小時,時間已近下班尖峰時段,我們告別了這一群群遠來的岸鳥,驅車駛向塞滿下班車潮的曼谷市區而去。

 

作者/蔡錦福
圖片/Amorn
本文轉載自社團法人台北市野鳥學會


關於台北市野鳥學會

本會為一獨立的環境保育公益組織,以保護野生鳥類及其棲生環境,共同維護野鳥族群的繁衍及自然環境的保育為宗旨。推動野生鳥類之「欣賞、研究與保育」工作,期待能將保護自然環境觀念推廣至每個人,進而建立生物和都市融合的「台北生態城」。

台北市野鳥學會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