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Urban Climbing──當攀岩文化蔓生在台北街頭……

當攀登成為街頭文化的一部份,那會多有趣?陸橋下的裂隙、街角的紅磚牆、公園裡的巨石不再只是冷冰冰的城市物件,被轉譯成滿足人類向上攀登欲望的媒介......Urban Climbing團隊的兩位定線員正在用她們的創意賦予台北不一樣的街景。

「我有一個瘋狂的想法!」一切都是這樣開始的……

 

注入新的觀點來詮釋一件平凡的事物,會發現生活中多了不少樂趣……

 

圖/iv1105

 

彩蛋

 

期待最後整座城市都會有我們留下的攀登印記!

 

吳慕恩(慕恩)、繩憶蓮(繩)兩位定線員正在做的事──都市定線,那些收錄在線上(Instagram)與街頭(路線認證貼紙)的創意攀登路線,讓我想到把水溝蓋畫成吃豆精靈、在外露水管上方畫出跳起來的馬力歐……那樣極可愛的街頭小塗鴉,在無聊至極的城市物件上增加無比的樂趣──滿足人類向上攀登的欲望。

 

圖/urban climbing

 

街頭塗鴉與都市攀登的置入。圖/urban climbing

 

起源於西方國家節慶活動的「彩蛋」概念,在現代連載電影、小說、開放世界遊戲中被大量地運用,它們被精心安排在平順的劇情曲線上,製造情緒突波來改變視聽人、參與者的常規體驗;它們也被用來串聯不同的劇情片段,試著結構起一個完整的大故事。

 

當城市中依著平順曲線生活的 Climbers 找到「那些被發掘並放置在街角的創意攀登路線」,也許就如發現彩蛋一樣激起他們對都會生活的熱情,讓這個特殊的戶外運動群體凝聚成特別的街景。

 

他們不是夜梟,他們是urban climbers!圖/iv1105

 

街頭運動營造的次文化,從來都是一座都市活力的象徵,籃球、足球、滑板、跑酷……城市攀登當然也具備這樣的潛力,我相信在她們之後,會有更多定線員加入實踐都市定線的行列,激發一整座城市的創意!

 

都市定線員

 

攀岩圈的可愛之處,就是常會看到有人分享身邊觸手可及的細縫、小突起、裝置藝術,並表達內心忍不住要摸一把的衝動……

 

解謎時的專注,也許最能解釋 Climber 個人對攀登的熱情所在(至少我是如此),這個支點能撐住自己的體重嗎?到底怎麼爬才能抵達終點?該做什麼特別的動作才能通過這個難關?該用耐力慢慢平衡蠕動過去還是要動態衝一發……?

 

定線員,是一群創造、或找出謎題的專業工作者。

 

※註/關於定線員:延伸閱讀| 攀岩路線是誰設計的? 真的不是隨便鎖一鎖!

 

在我們眼裡,什麼東西都是閃閃發亮的,就算是再平凡無奇的一個動作、一個人、一面牆,都可以找到其閃亮之所在!

 

同樣執行著專業定線工作、具備著極佳創意與肢體想像力,都市定線與室內岩館定線所執行的方法其實不甚相同。室內商業岩館的定線更像是一個加法的過程,在原本無可攀性的平面牆板上鎖上岩點,真正的「創造」路線。為了滿足高、矮、力量型、善於平衡的不同攀岩者喜好,室內商業岩館的定線員總有義務設計出風格多元的路線。

 

都市定線更像是「發掘」路線,貼近天然岩場的開發模式,只是定線的場域就在你我身旁的都市叢林中。那些攀登路線早就存在於那裏了,需要獨具慧眼地看出它的攀登潛力。

 

看到這樣的東西,難道你不興奮嗎?圖/urban climbing

 

如果要說一項最接近都市定線的戶外運動,無疑是另一個有趣的都市次文化──跑酷。同樣有一群人試著找出在現有都市物件上運動的潛力,並規劃一條移動路徑,最大的差異在於跑酷建立在動態動作(dyno)、甚至是連續動態(double dyno)的律動基礎上,且更多往下跳的大動作;都市定線則與攀岩運動一樣,更注重身體的平衡與靜態延伸。

 

延伸閱讀|【跑酷|專欄】什麼是跑酷?重啟身心的想像力

 

因為沒有滿足他人的營業壓力,都市定線更能滿足定線員的個人攀登喜好,就像慕恩與繩說的:「我們最愛的風格就是適合如我們小矮子的路線,高個兒朋友平常都靠身高輕鬆完攀,爬我們訂的線時反而窘困、彆扭,我們就會巨大地開心。」

 

「說不定會引出另一隊人跟我們在城市裡隔空交錯定線。」

 

當然,她們最樂見的就是有另一群人可以在不同的城市中,發掘出各種不同風格的 Urban Climbing。

 

業餘

 

我們自認為是上班族的熱血先鋒代表,約定平日某天早上630公園開爬,趕在上班前把該定的線定完……

 

業餘一詞,在部份文化中可能代表負面的形容,但在我眼裡,無疑是整個社會最可貴的務實精神。

 

德甲(德國甲級足球聯賽),成為世界最頂尖足球殿堂的背後,是數千支業餘足球隊、與數以百萬計的業餘足球愛好者。業餘足球的盛行讓德國國家足球代表隊在數十年的世界盃舞台從未缺席,更捧起過四次世界冠軍的獎盃。不只運動,在科技、學術、軍事領域都有無數類似的因果關係。

 

都市攀登團隊的核心成員慕恩與繩,是出社會後才因攀岩熟識的好朋友,她們白天是平凡的上班族、兩人都熱愛攀岩、充滿創意想像力、滿腦子想做點什麼的實踐力,然後誕生了 Urban Climbing 這個小小的團隊,投入養活自己的職業以外大量時間與心力,認真執行著自己的興趣,以自我實踐為目標成為──兩個業餘玩家。

 

都市定線員:吳慕恩。圖/iv1105

 

都市定線員:繩憶蓮。圖/urban climbing

 

FA

 

我們是兩個渴望FA的小矮子!在台灣我們是第一組認真在做這件事的人,說不定真的會掀起一股潮流……

 

FA(First Ascent),常用在岩場開發階段記錄一條攀登路線的首次完攀。

 

包括我在內,所有熱愛甚至癡迷於攀岩的玩家,大概都曾在都市裡遊蕩時看到一面好爬的磚牆,對它品頭論足、毛手毛腳、試著找出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攀爬它……但嘗試系統化整理自己爬過的創意攀登路線、給予難度評級、如guidebook一樣將路線以文字紀錄與圖象化、並在google地圖上賦予一個座標有趣意義的團隊,她們還是第一組,這也是一種FA。

 

打開google map搜尋urban climbing,然後出發去找彩蛋吧!

 

西瓜甜不甜 V3+。圖/urban climbing

 

Finlock V3。圖/urban climbing

 

天橋邊邊 V2+(左)、樹懶過馬路V6+(右)。圖/urban climbing

 

岩場:海底世界。圖/urban climbing

 

慕恩與繩對自己的行動總是充滿無限想像,幻想自己是攀岩界點子王潮流浪尖,幻想著成為傳奇的前傳篇章。當她們看待這座城市的角度從物件變成一個攀登運動的可能,曾經讓人窒息的台北市,在對攀岩的熱愛渲染之下,變得柔和,充滿回憶,且讓人流連忘返。

 

當你發現……

 

把一座城市當遊樂場,應該就是這種感覺。

 

就像遊蕩在開放世界遊戲中,尋找讓我驚喜的小彩蛋。我開始期待有一天經過一根電線桿與牆角時,巧遇一旁貼著 Urban Climbing 的貼紙,發現我可以用攀登的方式體驗這個小街角,如果那是不怎麼樣的一天,它大概會讓我終於能由衷會心一笑。

 

有心,什麼東西都能當指洞。圖/iv1105

 

當我看著會議室的門框心裡想的是:「欸!要怎麼推撐才爬得上去?」慕恩與繩會發現自己在做的事已經影響了一些人……

 

找到了嗎?圖/urban climbing

撰文/王一訢
責任編輯/OT 編輯部
首圖/marsˍchillout
內文圖片/urban climbing、iv1105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

想了解更多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