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5

找回人與花草的連結 植物學者曾彥學就任林試所長:讓台灣原生植物出頭

從指導學生釐清了千元鈔上長久以來視為「玉山薊」的植物,是台灣特有新種「塔塔加薊」,到協助林務局篩選出106種具有園藝、景觀、蜜源及保健等具市場潛力的原生植物——曾彥學從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轉身為農委會林業試驗所長,秉持林試所百年文化,繼續引領研究人員詮釋林業,並以其所長守護台灣原生植物,編寫一部台灣原生植物出頭記。

將食藥用植物藏身巷弄 植物魅力無法擋

 

曾彥學的成就建立在植物分類,轉任林試所長,不免令人期待:將台灣植物保育更上層樓——不是供奉於神廟,而是讓人感受其美好。

 

在擔任林試所長之前,他不但是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更擔任六年多興大實驗林管理處長。任內除了持續「台灣原生食藥用植物保種教育中心計畫」、「藥用植物園」任務,並藏身巷弄間,兼具巧思與樂趣。

 

例如,收集台灣19種原生月桃屬植物,包括台灣特有的蘭嶼法氏薑的「月桃巷」,又如「茶道」保留台灣所有原生山茶科植物共9屬38種,有台灣山茶、阿里山茶以及早田氏紅淡比等。

 

此外,「桂族柿家」由台灣肉桂、牛樟等14種台灣原生肉桂類植物,以及毛柿、象牙柿等10種柿屬植物所組成;「蕉道」則收集了28種台灣人愛吃的香蕉品種,如北蕉、蛋蕉和玫瑰蕉,還包括雅美芭蕉、噶瑪蘭芭蕉和象腿蕉等6種台灣原生種。

 

台灣茶科植物花美、葉香,果實還能榨油,深具多功能價值。圖為日本山茶。圖/廖靜蕙

助從農者辨識植物 研究與保育圈學子無數

 

他對植物的興趣與投注的心力,使他與植物產生獨特的連結。例如,從蛛絲馬跡中找到差異,或從外來植物身上解讀漂泊到台灣的脈絡,並逐一記錄下來;也因此使他得以幫助許多農業經營者辨識植物、導正研究發展方向。不少植物研究、保育或行政人員,都是他的學生,或因為他投入植物研究相關工作。

 

從學者身分轉而擔任公務人員,對曾彥學來說並不困難。他1991年即通過高考、具有公務人員身分,曾任職於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塔塔加工作站,之後到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工作近13年,對公務體系並不陌生。

 

由於森林資源調查的經驗,加上對植物分類的興趣與性向,以及對事物好奇、創新的想法,使他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這也使其母校中興大學頻頻招手,邀他回校教樹木學。

 

台灣光是木本植物就超過1000種,要一一辨識這些樹種並非易事,要教學生依據樹木型態分辨樹種更是吃重。然而,曾彥學卻如魚得水般愉快,也由此步入學術殿堂,造就英才無數。兩年前他與學生釐清千元鈔上的薊屬植物,不是玉山薊,而是特有新種「塔塔加薊」,令社會大眾有如醍醐灌頂,傳為佳話。

發表8新種、4紀錄種 30餘年摸清24種外來植物脈絡

 

他總共發表8種新種植物,並以歐氏月桃感念其植物分類啟蒙老師歐辰雄教授、蘇氏歐蔓則是紀念其碩博士指導教授,已故的蘇鴻傑先生,呂氏歐蔓感念林試所研究員呂勝由博士,狹葉薑則為感念模式標本採集者鄭元春老師。此外,發表毛白前、單芒金午時花、牧野氏山芙蓉,以及陀螺紫菀等4種新紀錄種。

 

然而,他最重要的成就,是傾30多年時間,釐清台灣24種新馴化植物。諸如蘇利南野菊、陰香、珊瑚珠,以及尼泊爾赤楊等過去未被記錄過的馴化植物。馴化種植物是指,原生地非台灣,經人為刻意或無意攜入的植物,在台灣不同程度地適應野外環境。

 

曾彥學解釋,馴化植物可分三類,有些不太會擴大或侵犯到其他原生植物生長空間,能與其他原生植物共生,例如芒果、龍眼;也有部分植物,進入台灣後可能幾年後就消失,或侷限生長在一小塊區域,例如蘇利南野菊就只長在埔里。

 

最令人頭痛的莫過於不但適應台灣環境良好,並且不斷擴大族群,造成原生植物棲地限縮的植物,如小花蔓澤蘭,銀合歡等,或一些豆科、菊科、禾本科馴化植物。曾彥學說,馴化植物若未加注意,可能損及原生植物族群以及生態系。粗估台灣約有1500種馴化植物,都須持續監測調查。

 

興大農學院是國內規模最大的農學院所,森林系即屬於其中之一。現任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即來自興大農學院的特聘教授,由於過去曾為同僚,因此力邀曾彥學前來擔任林試所主管,搭起與行政單位的橋樑;無論產業、學術界或行政體系都殷切期望能為台灣林業帶來跨越性的發展。

原生植物無所不在 讓社會大眾有感還需推一把

 

林務局積極推動原生植物園藝化,引起市場不小騷動,這項計畫就由曾彥學主持。

 

他精選106種適合北中南東的原生植物,其中不乏受脅植物;並將這些植物引入台灣社會,透過園藝景觀手段,無論是公共工程植栽、公路旁的行道樹,或種到公園、校園、庭院中,甚至營造都市水泥叢林中的露台、陽台,成為空中叢林或垂直森林,或居家環境窗台,讓每個人都能接觸原生植物,感受它、進而親手種下它、延續族群。

 

曾彥學說,台灣野外的花草美麗多樣,民眾不僅種回原生植物,更可透過植物開花的特色,例如不同時段、不同顏色開花的特性,讓水泥陽台、窗台,此起彼落妝點各式顏色的花,讓居家陽台不但多樣且饒富變化,魅力十足且令人流連忘返。

 

想像一下,清晨起床,映入眼簾的是開著黃花的菊科植物,例如台灣蒲公英、台灣山菊、兔仔菜,或薔薇科、結著紅色果實的台灣蛇莓;中午,不同花形的佛氏通泉草、報春花科的琉璃繁縷、唇形花科的田代氏鼠尾草、矮筋骨草展示層次各異的紫色花朵;傍晚時分,林氏澤蘭、澤芹、穗花斑葉蘭悄悄地吐露潔白的花朵,總帶來驚喜。

 

居家陽台種植台灣蒲公英,春日早晨開花,連帶吸引白色的蝴蝶來訪;另一邊(左)開著小小黃花的蓬萊珍珠菜,過午即謝,不容錯過。圖/林試所提供

 

小小開紫花的矮筋骨草,值得細細觀賞品味造物的精巧之處。圖/林試所

 

傍晚開著花的穗花斑葉蘭,植株形狀優美。圖/林試所提供

 

這些只是上百種候選名單中的一小部分,它們是位於低海拔,常民生活中可遇的野花野草,卻因視為無用,或土地型態改變而拔除或沒入土裡遭遺忘,族群數甚至受脅瀕絕。唯有透過人們意識到它們的存在,透過與之共生,了解其美好。

 

步入6月台北植物園「野花園」中,有如進入田野般,令人忘了身在台北繁榮都心。完成開花授粉使命的野花草們,卸下風華,準備著下一季的演出,仍能感受到小小的歡動;同時也使得盛開的漏蘆一枝獨秀。

 

漏蘆來自中部山區的受脅物種,曾彥學認為,花形不輸園藝物種,種在中部地區家戶陽台上,無疑也讓漏蘆得以延續族群,並說明推動景觀園藝化一部份的意涵。

 

台北植物園中的漏蘆,在都市中創造野性的樂趣。圖/廖靜蕙

以林業試驗提供對策 山村經濟與林共榮

 

林務局宣示2017年為「國產材元年」,誓言將台灣木材自給率從1%不到達到5%。林試所肩負造林樹種建議及其育苗體系建立、現有國產材伐採技術及開發利用研究,以及林業資源持續監測調查的責任;不但提供林務局發展台灣新林業的對策,還須兼顧合法、照顧山村永續。

 

「保育是指對自然資源合理的利用和適當的保存。」曾彥學說,在林木生產過程,無論撫育、收成,都有相關的技術,並須維持保護野生動物和當地生態,因為這些關係互相為用,譬如食物鏈生生相剋的原理,對於生產並非壞事。

 

曾彥學舉六龜研究中心為例,以樣區進行長期監測,將自然演替後、長出來的優勢樹種中,挑選具生產性的樹種撫育成林的「土地公下種」,或人為造林撫育的速度較快,並將這些試驗成果引入林業經營。

農林產學的最佳後衛 全民共享永續自然資源

 

他更形容,人工林不撫育,就像稻田不去挱草、除蟲,必然無法生產出好的農林產物,非農林漁牧業經營者的態度。既然是生產,就會有收穫。「但是會有人質疑割稻仔(閩南語,收割稻子)破壞生態嗎?」曾彥學說,木材收穫就和割稻一樣,卻被環保法令視為開發行為,繼而限制台灣林業的發展。

 

曾彥學解釋,森林分為天然林、人工林,後者的目的是透過生產提供人類生存所需。他認為,台灣坐擁40萬人工林,任其自然演替是不對的,反該以此創造可永續的山村經濟。另一方面,面對林業人才、技術的流失,他認為在政策引導下,訓練人才,慢慢遞補上來,不愁接不上來。

 

「林試所是研究單位,試驗單位的優勢是在過程不斷嘗新,也嘗試錯誤,從錯誤中摸索出一條正確的道路,這些成熟的做法最終交給林務局執行,就不會犯錯。」曾彥學說,未來不但延續林試所的使命,也將加強與林務局的連結,成為林務局的後衛。

 

無論小到要趴到地上才能看清楚構造的野花野草,到高聳入雲的大樹,曾彥學都能一一訴說其存在的意義;他充滿熱情、致力實現他心中理想的藍圖,如今更將透過林業試驗所施政,提點出台灣原生植物的滋味,成為全民都能參與、共享永續的自然資源。

 

台灣40萬公頃人工林,原應發展成可永續林業,照顧山村經濟提供內需。圖/廖靜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2021年7月5日報導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廖靜蕙報導

一路報導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email protected],OT編輯部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