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三月 8th, 2019

日本三島 清冽豐沛的水之都 【再現日本水之都 Groundwork三島】系列 (上)

日本的「非營利活動法人組織Groundwork三島」(簡稱Groundwork 三島)在都市與水環境營造方面的成功經驗,近年受到台灣不少河川再生、社區營造等組織關注。如何將公民自覺,導引為改善社區問題的行動力,進而帶動全面性地「創生」,是Groundwork 三島經驗值得台灣借鑑之處。

2017年春夏之交,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張琬珮前往該機構實習一個月。回台後,寫下他獨到的觀察,全系列共五篇。

三島:板塊推擠,水脈匯流的重要自然節點 

確定要到「三島」實習後,我打開Google Maps搜尋這陌生的地名,游標在「放大」上點了好幾下,才依稀理解三島市在日本的位置。一個這麼小的城市,何以得天獨厚,發展出如此豐富的自然環境與人文生活?

三島的地理位置非常特別。2000萬年前,菲律賓海板塊向北邊的日本本州推擠,向南隆起了佈滿溫泉的伊豆半島,北邊則在多次噴發後成就今日壯麗的富士山,三島就立在三塊板塊的交接處,背倚日本最高的雄山「富士山」,面朝日本最深的海灣「駿河灣」。地處伊豆玄關的三島市,成了水脈匯流、魚鳥停駐的重要自然節點,人們也依著豐饒的自然資源,發展出精彩的文化生活,三島曆、三島瓷器、三島大社都是此地居民引以為豪的文化瑰寶。此外,四通八達的鐵道,也讓三島成為來往遊客喜愛造訪的景點。

抵達三島之前,組織「Groundwork三島」的渡邊豐博先生特別來信叮嚀:「出站的時候請走南出口,就是背對富士山的那一側。」他竟習慣以象徵國家驕傲的富士山來定位!或許該這麼理解,看似小巧的三島市,實則收藏了來自山林和河海的豐沛生命力,也藴藉著日本的熱力和自豪。

三島火車站前的「樂壽園」,可說是三島自然與文化的濃縮博覽館。火山熔融形成的深黝多孔的「三島熔岩」遍佈園區,樹根和泉水繞著嶙峋的岩石,滋長出挺拔蒼翠的森林,而優美日式庭園環繞的小濱池,更是三島市幾脈重要水道的源頭,發展出下游繁榮的農業與市街。

富士山的融雪是三島市的重要水源,照片為志工在松毛川牛軛河段植樹。圖片來源/張琬珮

名水百選—請享用一口清冽的三島泉水吧!

這世界上自詡水都的地方很多,杭州、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甚至大阪,這些地方都各有特色,但是三島作為「水」卻有個不敗立基,即是這裡的水不僅豐沛,且清澈見底,水質絕佳!
三島的水不是地表匯流的濁水,而是富士山上每天533萬噸的入滲雪水,經百年形成地下水後,透過火山岩的自然過濾,從山麓的熔岩末端噴湧而出的清泉!湧泉的水質純淨沁涼,且水量充沛穩定,三島好水養出了聞名全國的優質鰻魚,也吸引了許多求水若渴的產業進駐。

三島處處泉眼,水脈交織,城市西南側的柿田川每天湧出約100萬噸的泉水,是日本水量最大的泉脈。東西側分別由狩野川及大場川所懷抱,中間南北流向的溪水,從東側起分別是境川、宮先生的河、源兵衛川、四之宮川、御殿川和櫻川,溪水藍帶的匯流或分支處形成重要綠點,吸引從富士山下來的鳥兒停留,蟲蝶魚蛙也在此安身立命。

以柿田川為首的「柿田川湧水群」在1985年入列「昭和名水百選」;源兵衛川則在2008年躋身「平成名水百選」;而在逾20年的經營後,以1.5公里源兵衛川為核心的渠道系統,也在2016年獲選為世界灌溉遺產。

源兵衛川於2008年獲選「平成名水百選」。圖片來源/張琬珮

讓人能安心玩耍的親水環境

此次同行實習的另一位夥伴——佳琦,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和她同遊三島水路時,她經常帶著感嘆讚道:「哇!這裡的小孩好幸福喔!下次帶妹妹來,她一定很喜歡!」

其實不只小孩,我自己都覺得這裡好好玩!抵達三島的第一天,我騎單車到處探險,竟就在一段住宅後巷的河道,見到了久聞其名、嬌弱珍貴的梅花藻!我興奮地脫掉鞋襪,踏進冰涼清澈的河水,幫梅花藻拍了360度的寫真,一個人快樂的玩了半個多小時,才心滿意足的坐在河岸晾乾雙腳,騎腳踏車回去。

源兵衛川是400年前,沿著泉眼開築的灌溉渠道,「Groundwork三島」將其營造為親水遊憩廊道,每個角落都經過用心的思量。

在進入實際的景觀營造前,Groundwork三島的夥伴先花了三年時間,針對源兵衛川各段落的水文、地理、生態、住宅、文化設施等做了詳實的考察,並以考察報告為本,和沿岸的學童與居民共同想像心目中的遊戲方式、親水設施、協力維管機制,在這些殷實的基礎上,逐步設計出現在舒適宜人又饒富野趣的河道空間。

源兵衛川總長1.5公里,依區段特色分為八個主題區;中上游可以下水遊戲的河段其實不長,但在短短的3、400公尺中,有魚梯、蜜源植物、螢火蟲基地,高度適中的跳石讓小孩大人走起來都安心,棧板、座椅、幫浦、飲水台等設施讓人不自覺逗留,岸邊的掃具櫃、淨水設施也都規劃完善地融入自然。沿岸有許多告示牌,讓人能清楚了解設計概念和自然環境,掃一下QR Code便能用自己熟悉的語言閱讀更多資訊。

「如果我們住在這裡,妹妹說她放學要自己來玩,我應該也會很放心吧!」佳琦的心思又回到孩子身上。

「怎樣的條件會讓你覺得放心?」我問。

「嗯,水乾淨、清淺,水流緩,不會突然有大水來。而且水道就在家旁邊,小朋友不會跑太遠。」佳琦回答。

走回宿舍前,我們經過充滿綠蔭的「白潼公園」,黑黝的火山熔岩崢嶸高低,泉水依勢彎曲點捺,或成瀑,或成塘,大樹紮緊馬步盤根錯節,向天環抱成一座蒼翠的森林。

溪裡有野鴨、有游魚,林裡有鳥叫蟲鳴,許多孩子在岩石水流塑出的小空間裡遊戲,不同年紀的孩子都能找到開心玩耍的角落。距離三島火車站僅300公尺的白潼公園,成功在人來人往的街市中創造出豐盛的自然體驗,用心營造的都市公園,成為孩子學習地質、水文、生態的最佳教室。

源兵衛川經常可見孩子們相偕前往嬉戲,「玩水的孩子」也被列為源兵衛川再生的成效評鑑指標之一。圖片來源/張琬珮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