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3

用吃的就解決!外來種海膽破壞海藻林 新創公司投入壽司商機

從北海到澳洲塔斯馬尼亞,海藻林對生物多樣性至關重要,更是水下的碳儲存庫,如今卻大規模消失,被大量的海膽取而代之。挪威的外來種海膽是詭異多刺的綠色,加州則是鮮豔的紫色。不管在哪裡出現,都產生類似的問題。海膽吃光海藻林後並不會立即死亡,反而可以耐著餓蟄伏原地多年。除非完全移除掉這些海膽,否則海藻林無法恢復。

加州新創公司「Urchinomics」對此有個計畫。他們的想法是收集這些海膽,用鮮味十足的永續收穫海藻餵食,再賣給高級壽司店,將世界各地的入侵種海膽變成商業機會。

 

Urchinomics執行長武田剛(Brian Tsuyoshi Takeda)說:「我的第一個靈感出現在東日本海嘯發生一年後。」他回憶2011年311大地震後與日本漁民的談話:「海嘯來襲時沖走了水中所有捕食物種。捕食者消失後,海膽數量激增。科學家告訴我們,這一兩年的生物量大約是原來的七倍。這些海膽幾乎吃光了所有巨型海藻林,而這些海藻林是日本東北漁業的基礎。」

 

圖片來源/香港01

 

住在挪威但業務遍布日本、加拿大和美國的武田說,Urchinomics的目標是讓全世界海膽的移除和復育維持平衡。海膽需求正在增加,牠們是2018年最受歡迎的食品之一。

 

該公司剛宣布簽訂租約,將在挪威開設第一個海膽飼養場,預計養800億隻海膽。武田希望,挪威斯塔萬格廠今年夏天可以出貨給倫敦、阿姆斯特丹和布魯塞爾的米其林星級壽司店。一旦移除海膽,海藻林僅需幾個月的時間就能恢復。但是,海膽造成的問題不只發生在挪威。

 

Urchinomics計畫將世界各地的入侵種海膽變成商業機會。圖片來源/Heather Joan(CC BY-NC-ND 2.0)

 

在加州北部,曾經非常茂盛的巨藻林兩年內就崩壞。從舊金山北部到俄勒岡州邊界長達350公里的海岸線上,氣候危機使海水暖化,大量的紫色海膽在2014年到2016年間吃掉了90%的海底碳儲存場。這一重要水下生態系統的瓦解使研究人員倍感驚訝,更造成經濟的破壞。2018年,海藻林破壞導致紅鮑死亡率增加,價值4,400萬美元(3,300萬英鎊)的休閒紅鮑捕撈業經營不下去。

 

「海藻林是非常有生產力的生態系統,但需要涼爽的環境,在全球暖化的海洋中處境很危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羅傑班尼特(Laura Rogers-Bennett)博士說。他最近發表了一篇關於海星破壞綜合症、海洋熱浪和海膽增生導致巨藻林崩壞的論文。「全世界許多地方正經歷這種海藻林被大量海膽取代的現象。日本、挪威都可以看到,也發生在澳洲塔斯馬尼亞南部。」

 

根據珊瑚礁體檢基金會(Reef Check Foundation)負責人弗來瓦德(Jan Freiwald)的說法,在加州中部,紫色海膽大軍已向南蔓延至蒙特雷灣。該基金會培訓休閒潛水員進行生態系統科學調查已有二十多年。幸好,海獺的存在可能會幫助海藻林恢復活力。

 

加州中部的紫色海膽。圖片來源/珊瑚礁體檢基金會(Reef Check Foundation)

 

「我們監測的地點中,大約有一半有海藻林流失的現象,其他地點狀況還不錯。最近有些地點已經恢復。」弗來瓦德說。

 

「蒙特利灣和北加州之間的主要區別是海獺的有無。海獺是主要掠食者之一,可以控制海膽數量。因此,在蒙特利周圍的海藻林可以看到海膽的數量雖有增加,但也看到海獺出現覓食。這樣可能可以保住一些珊瑚礁,可惜加州北部海岸沒有海獺。」

 

研究指出,在有海獺的地方,海藻林能儲存更多的碳,並且更健康。圖片來源/Ingrid Taylar(CC BY-NC 2.0)

 

過去的研究發現,在有海獺的地方,海藻林能儲存更多的碳,並且更健康。 但光是將海獺引入海膽增生的地方是行不通的,因為飢餓的海膽沒辦法帶給海獺太多熱量。不論Urchinomics能否成功將海膽變成生意,研究人員警告,太平洋沿岸大量海藻林正在消失,必須設法移除海膽。吃掉牠們可能是拯救這些珍貴海洋生態系統的方法之一。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聯繫資訊:[email protected],OT編輯部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