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28th, 2018

賴鵬智:在野外播放鳥音及餵食拍鳥是違反生態倫理的行為

因為數位相機普及及效能提昇,加上網路社群媒體興盛,促成各種自然生態攝影活動也跟著蔚為風潮。照說喜歡拍攝自然生態的人愈多,表示這社會關心自然生態的人多起來了,應該是好事一件。

但以鳥類攝影為例,卻常見數十或百來支攝影大小砲近距離拍攝目標鳥種,對目標鳥類就是一種壓迫干擾,更甚者,播放鳥音驅使鳥兒現身,或是除草斷枝顯現棲地(或巢位)或特意營造鳥兒棲立位置,再以野外不會出現的麵包蟲引誘站立,都只為了攝得目標鳥種與漂亮畫面。

這些行為都是讓鳥兒在「非自然」的狀態下入鏡,甚至曾經有鳥兒因為吃誘餌連釘著誘餌的珠針都吞下而致死,無論情節輕重,都是違反了生態倫理!「生態倫理」是什麼?直白的說,就是在自然環境中「什麼事情可做」與「什麼事情不可做」。

很多小型候鳥會選擇降落在野柳休息。圖片來源/Google Earth

位於台灣北海岸的野柳地質公園,是個突出沿岸的岬角,當東北季風吹起,搭著風勢從北方飛千百公里遠到南方度冬的鳥,無論牠是過境或是就要留在台灣,很多在進入台灣領空時,最先看到的陸地就是野柳,所以很多小型鳥因為體力不濟而會降落在野柳休息、覓食、飲水,休息夠了,就繼續下一段艱辛與危險的旅程,野柳也因此成為看或拍一些稀有、罕見或特殊的過境鳥熱點。

換句話說,在野柳的鳥兒大都是又累又渴又饑,而人們卻為了「獵艷」,不顧牠們需要隱私,需要覓食,而群集欺近休息處,讓牠們不得安寧,甚至驚慌失措、害怕警戒,完全無法好好休息,恢復體力。

筆者在2018年10月15日陪同英國友人到新北市萬里區野柳地質公園賞鳥,一個上午看到數個賞鳥點都聚集不少大砲拍鳥,許是天雨,拍鳥人潮不若日前網路照片顯示的多。英國友人說,英國也有群集拍鳥的現象,他還秀了一些網路照片給我看,也都是驚人的規模,動輒1、200支砲,但他說攝影者會跟目標鳥種保持一定距離,不會像台灣這麼過於欺近,當然也不會以麵包蟲誘食。

筆者在野柳現場拍到一位老兄在眾目睽睽下放置麵包蟲誘鳥,這些「眾目」都是拍鳥同好,當然沒有人反對,甚至竊喜呢!

問題是這麼多人拍鳥,也不見得都是用在鳥類生態保育用途上,這些人拍了鳥兒美照,到底用在何處?只是放在網路上讓人按讚就爽,卻罔顧對鳥干擾與逼迫的危害!

這盒放的是誘餌。圖片來源/賴鵬智

台灣不良拍鳥行為非常嚴重,而且愈演愈烈,已經變成全民運動一般,就好像福壽螺危害水域環境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只能祈禱野鳥自己聰明、保重,不給上這些自認「生態攝影人士」或「愛鳥人士」的當。

中華鳥會有播放鳥音及餵食干擾對鳥類生態的可能傷害有所說明:

1.根據國外研究顯示,過量的播鳥音,最後導致鳥類疲乏,反而不再現身;或是導致鳥類緊張、棄巢、受傷等案例,讓更多的愛鳥人士明瞭,過度干擾反而會使其拍攝資源喪失。

2.餵食誘鳥對於鳥類有諸多可能性之傷害。如:施以慣性餵食,也可能使野鳥對於人類之警戒消除,以致危險;也可能會導致鳥類習慣於人類的餵食,將造成覓食困難而導致生存威脅;甚或不適宜之食物餵食,可能導致野鳥營養失調,進而引發生理、繁殖力、壽命之改變。

3.播放鳥音誘鳥則會改變鳥類正常的行為模式,尤其在繁殖階段,不當播放鳥音可能造成鳥類耗費更多的能量防禦領域,導致求偶失敗;也可能影響親鳥孵卵及育雛行為,中斷正常孵卵模式導致孵化失敗或因親鳥超出正常頻率的進出巢位,造成雛鳥遭天敵捕食機率大增。凡此種種都是餵食及播放鳥音誘鳥可能對鳥類生態造成的影響。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