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三月 12th, 2019

我們能避開「水難」嗎?全球水資源的利用與威脅

未來兩個主要的挑戰,一是提高灌溉農業的產量,以供應在2050年時可能達到90億的全球人口,另一則是面對後進國家都會地區需求的成長,同時滿足居民提高生活水準的期待。要回應這些挑戰,必須考量可用的水量及其品質,並做到公平的分配。

2050年的水資源情勢。

水:每個人都有的權利?

水是商品、公共財、集體財產、基本需求:許多理論都嘗試定義水的地位。實際上,雖然我們可以估算出供應自來水和污水處理的費用,或是將濕地的環境服務價值加以量化,水還負有難以估算的、世代繼承的象徵價值。

把水當作是維生之物的看法,促使許多國家的憲法(如南非、衣索比亞和厄瓜多)明文保障用水的權利,認為水是全民共有的財產。但是,權利的聲明與實現之間存在著落差。而且,即使落實了(如南非),當今趨勢是除了把水視為人類維生不可或缺的最低要件之外,更視為一項須盡量提高價值的經濟資源。關於水的地位的論戰,其實尚未結束。

水在不同經濟部門的附加價值。

未來的可能情境

好幾個機構都大膽針對2025年的全球趨勢提出預測,大致可分為三個假設。

第一種假設認為未來會依循現有趨勢,因此後進國家的問題會繼續惡化,且某些流域將陷入極為嚴重的困境(尼羅河、尼日河或印度河)。

在另一種假想情境中,無論是灌溉農業或北半球和南半球的大城市,都成功地實施了嶄新的技術。全球用水量和環境壓力將只是略微升高。每個人都享有水的夢想幾乎實現了,且藉著灌溉農業,農產品也足以應付需求。

最後一種假設情境,則是我們實在無法避免「水難」,並且由於投資不足,同時還要面對污染增加、管理不善導致灌溉農業產量降低等現象。影響將是全面性的,農產市場將從此失序、饑荒叢生、城市騷動不斷。

2025年的假想情境。

2030年的景象將是如何,目前還很難在這些排演中做出判斷,但是主要的走向很可能會因為國家而有不同。先進國家通常都制定了除去污染的龐大計畫,他們主要的難題將是如何處理價格高昂、蔓延四處的農業污染和已延續數個世代的工業污染。新興國家將運用科技,以解決缺水問題、讓人人有水、並提高農業生產量,但代價很可能是水的品質惡化。最後,在那些最貧窮的國家,由於處理問題的能力還是很有限,當今的問題恐怕仍無法獲得解決,或者繼續惡化,因為資源所面對的壓力是與人口成長成正比的。

氣候暖化的問題

關於氣候暖化對水循環的影響,我們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水蒸氣的循環模型至今還是很片斷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法文簡稱GIEC,英文簡稱IPCC)的第五份報告指出,全球的水循環很可能會「加速」,在已是多雨的地區,雨量將會更大,半乾燥地區將有明顯的反差:沙赫爾地區的國家可能會有更高的雨量,而地中海地區的乾旱期則更漫長。另一方面,各模型使用的網格(maille)尺度並不一,而且網格還不夠小,再者,水資源管理的實際情況也是因地而異的,取決於河川流域的地形地勢、地下水層或是湖泊的分布、使用型態等。

雖然以現有知識而言,氣候暖化的後果還很難預測,我們已學到的教訓是,對此一問題的關注有時讓我們忽略了實際存在的問題,且研究已明確指出這些問題會影響地球的水循環,例如:地層侵蝕、諸多脆弱生態系統的消失和地下水層的污染。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