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1

亞成鳥計畫帶領低資源「菜鳥仔」,探險人跡罕至的中級山

2010開始,台灣生態登山學校發起「亞成鳥計畫」,在暑假期間,帶領低資源青少年(閩南語:菜鳥仔),走進人跡罕至的深山,進行為期4-6天的野地教育課程,歷經十年不輟。選擇「中級山」充滿未知、挑戰,有別於傳統的登山路徑,是形容這一群無法依照常軌,符合社會期待的青少年最好的隱喻。

 

 登山過程的跌跌撞撞,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因為成人的陪伴及正向的引導,這一群曾經受挫的青少年,因而有機會在這個遠離人煙及慣性生活的野地,重新看見及定義自己。過去十年間,計畫已經帶領了391位青少年順利完成野地教育的課程,也種下了無數希望的種子,正朝著下一個十年邁進。

 

 

自背自炊自煮,從團隊合作看到青少年的正向力量

 

這個野地的教室裡沒有黑板,沒有課桌椅,沒有揹工,只有團隊。每一餐的糧食、每一樣大大小小的物資,睡的、穿的、走路用的,全部都由團隊分工合作一起背負上山,一起在人跡罕至的山林裡歷經探險歷程。

 

計畫發起人連志展說:「這是登山者想對社會付出的心意,透過志工的招募、培訓、最後陪伴孩子上山,讓更多人看見這群青少年正向的力量。」

 

克服淋雨、摸黑重拾信心,讓野地教育補足社會安全網的不足

 

計畫以台灣中低海拔山區的「中級山」作為天然的山野教室,有別於大家耳熟能詳的百岳,這個神秘夢幻、充滿野生動物足跡的場域,美麗但未知,有路徑但容易被藤蔓覆蓋,團隊必須發揮判斷力,打開感官感受身處的環境,同時必須相互合作,最終才能抵達那個無人的靜謐湖泊或山頭,感受大自然神奇的魔力。

 

「野地的環境的歷險是很真實的,下雨了,大家一起淋雨; 路程遙遠,大人也是同樣疲累; 有人身體不舒服了,團隊一起陪伴他。團隊吵架了,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登山學校秘書長陳貞秀說,「在山上一切變得很簡單,一塊塑膠布,幾條繩子,人在哪裡,拉起來家就在哪裡。」不可諱言的,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都需要一點努力去適應團隊,其中女生特別在意跨越了舒適的界線。「這是野地教育的另一個迷人之處,當沒有退路的時候,你就會勇敢地去嘗試」。

 

「行前跑步訓練時,有些人很認真的跑完,有一些人沒有什麼動力,有能力跑卻一路走到尾,上課時,有些課程有些人很願意聽,有些人會問一些不實際的問題,有人想要當邊緣人…」第一次參與帶隊的協同輔導員,難免會對這一群不按牌理出牌亂入的「菜鳥仔」們,提出他們的疑惑。

 

「所以這些孩子才會在這裡」連志展說,「過程中,如果一切平和順遂,那表示也不需要我們了。」這些青少年如同亞成鳥,在成長的起飛階段,可能因為家庭功能失靈、或身邊沒有安全網接住,一不小心就跌跤,但只要有人適時拉他們一把,就有機會重來一次。也正如亞成鳥當初創辦的精神,相信著山林有足夠的能量去包容、承接每一個帶著不同背景來的孩子。

 

計畫同時也透過行前的訓練課程,一次又一次帶領即將帶領孩子的輔導員們,去看見每一件發生、每一個行為,背後可以引導的正向力量。

 

從被助到助人,昔日亞成鳥成為社工薪火相傳

 

有人問,每年帶孩子上山幾天,能對他們帶來什麼影響?貞秀自詡為「種樹的山人」,如同撒種,無法知道每一顆種子最後是否順利發芽,帶孩子上山,也難以精確量化個別影響力,但十年來她見證許多孩子在經歷野地洗禮後,醞釀出自身獨特的力量。

 

有第一屆的亞成鳥如今成為社工、投身助人事業,也有原本在山上走得最慢,最怕高,要大人喊口令才敢跨步的孩子,讓大家跌破眼鏡,繼續參與下一趟登山旅程。而亞成鳥們在山行中展現互助合作的美好本質、克服無數挑戰的珍貴時刻,更像寶石一樣,在每位參與的志工心中閃閃發光。

 

亞成鳥計畫歷十年不輟,邀您小額捐款共同支持

 

每年暑假,就是亞成鳥飛翔的季節,今年合作的單位包括慈懷園社會福利基金會、三星國中、八里國中、淡水國中、竹圍高中國中部等學校輔導室、豐珠國中,社會企業「耕水小子」,預計將帶領六個梯隊的孩子上山。

 

受限於人力,登山學校都是邊做邊推動募款。今年的募款額度到目前的達成率為50%,亟待更加努力。野地教育的推動是長長久久的目標,我們期待有下一個十年,下一個391位孩子,期待您的支持,跟我們一起許下心願。

 

【邀請您小額捐款支持亞成鳥計畫】

捐款帳號:中國信託 公館分行

(銀行代碼 822) 347540282481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生態登山教育協會

統編:10594059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