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十二月 29th, 2017

【南美旅記】比起馬丘比丘,在祕魯更令我難忘的是Huilloc Valley (下集)

顛覆我印象中的高山美食

清晨4點,滿天深層的星空開始變淡,我帶著滿足的笑容從溫暖的被窩中醒來,接著拿起相機腳架,往外頭走去,一大片天空亮起,而遠方的山頭也慢慢地被綴上色彩,看著許多村民出門開始了一天的行程,有的拉著牛羊出來吃草,這樣的畫面讓我頓時想起了一句話:「這裏的日常生活,即是我的旅行風景。」

當靜靜地陶醉在觀察這逐漸被點亮的山頭時,遠方傳來隊友的呼喚,提醒我們早餐時間到了。剛到這資源匱乏的部落,原以為這邊的伙食大概跟我們平常在台灣爬山一樣吃的隨性簡便,但經過昨天的午餐和晚餐後,我已開始期待接下來在山上的每一餐。
這是我在秘魯的第8天,出發前旅遊書上說:「祕魯是美食之都,食物物美價廉」,原以為經過前6天在庫斯科和熱水鎮的洗禮之後,我認為並沒有旅遊書上說的那麼好吃,但從來到這裏的第一天開始,午餐、晚餐,是我們當時在祕魯吃到最喜歡的食物,食材簡單、天然,並沒有使用過多的調味料,僅僅靠食物的原味相互提攜、調和做出最單純的美味;也因此我非常期待在Huilloc Valley接下來帶來的餐點。

第一天晚餐的馬鈴薯燉雞腿飯。

第二天的早餐:蔬果烘蛋。

從一條小徑看見冰河地形的波瀾壯闊

吃完早餐的我們帶著簡便的飲水出發,沿著小徑緩速前進,這是他們平時放牧或往親友家常走的小徑,路跡明顯,雖常有叉路但走起來卻很舒服。當地人帶領著我們,沿途冰河地形的視野開闊,小溪流過十分優美,再加上一路陪同的丘雅克小女孩一直在我們前後跑上跑下,更是十足放鬆。

那一天,我幾乎喘不過氣

這一路我們從海拔3400公尺的部落準備爬上4200公尺的Qvenacocha,在海拔4000公尺左右的大氣壓力約為海平面的60%,吸入氧氣壓力也大約只剩60%,容易因為攝氧量不足出現高原反應。此趟健行雖然一路緩坡,但高原反應卻讓隊友吃足了苦頭,攝氧量不足的情況,導致我們每前進十步便需停下來休息欣賞風景,不過拖著他們的福,讓我有很多時間記錄下這一張張畫面,導遊與兩個丘雅克小女孩貼心地陪伴我們在前,一路上更是增添了十足的安全感。

看!是草泥馬

走著走著,我們看到遠方山上,有許多黑點,那都是滿滿的羊駝也就是台灣說的草泥馬,導遊說:「羊駝適合生長的高度較高也較怕人類干擾,因此不像綿羊一樣放養在住家的旁邊,而是放養在稍遠的山上。」

滿坑滿谷的羊駝,和堆積成山的羊大便。

讓你拋下隊友也在所不惜的冰蝕樹湖

大約步行了2個多小時,我們的身體逐漸暖和,這時導遊指著山邊的小屋說:「那就是終點了!」我馬上拋下我的隊友,往小屋的方向奔去!一到小屋,一片冰蝕湖印入眼簾,在藍天的陪襯下格外亮眼,看著其他團員在湖邊休息欣賞這美景時,我已經拿著相機在湖畔跑上跑下。

Qvenacocha翻譯成中文是樹湖,在Huilloc其實跟大多的高山一樣鮮少有樹木,植披大多以草原與小灌木為主,而Qvenacocha後面卻有一小片樹林,因此取名為樹湖,而他們也會帶著古柯葉、茶、酒等東西到樹林裡去做一些祈福儀式。

嚐一口秘魯的神秘料理

結束了4、5個小時的健行,我們回到了部落跟著村民一起搭起土窯,放入柴火,土塊沒一會便被燒得紅通通的,紅色的土塊,放上香蕉、碗豆、馬鈴薯、地瓜及雞腿,最後鋪上沙土與帆布,然後慢慢的悶煮它。

祕魯有個神奇的食物-烤香蕉,我們在庫斯科嘗試過一次,口感有些微妙。

30分鐘後,我們便著手開窯,掀起開蓋在土窯上的帆布,香味陣陣飄出,讓人口水直流,在旁邊嬉戲的孩子們嗅到了香味也紛紛圍了上來,幫忙挖出土窯內的食物,讓熱騰騰的地瓜在手上拋接、跳舞,在丟進盤子內。拿起了午餐,我們找了個陰影處席地坐下,看著雞腿的肉汁緩緩流下,再也忍不住誘惑地放下相機使勁吃了起來,因此也可惜了沒拍到在部落最後一餐的雞腿。


在離開前,我帶著編織課完成的頭帶與我的編織老師的合照,希望他不要忘記我這個不認真的學生。

後記

回台灣2個月後的現在,我仍然無法用言語、文字精確地描述當初的感受與悸動。一趟意料之外的旅行,卻是22天祕魯旅程中最滿足最難忘的行程,沒有之一。

最後,為大家獻上兩周前Awamaki發布的影片,而他們紀錄的剛好是我們參與的這趟旅程。

撰文/洪誠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