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特輯】可以帶我們下山嗎?

入夜的池有山腳下,黑森林中起了濃霧,我們迷了路,竟然找不到路跡、布條等一切能幫助我們走出迷霧抵達山屋的標示,我的朋友Jack點起一根菸,菸頭微微小紅光在溼冷的霧氣中飄著......我們終於回到山屋吃著熱騰騰的羊肉爐時,他才告訴我們剛剛發生的事。

2018年冬季,我與兩位朋友迪諾、Jack決定一起走趟武陵四秀(品田、池有、桃山、喀拉業),也是我們第一次造訪這一帶山域,1月的品田、桃山頂一帶都還有積雪,依申請時看,上山這天整個山區就只有我們三個人。

 

從登山口走到今天的終點新達山屋,僅約5公里的路程爬升超過1000公尺,早上大約十點我們從品田登山口出發,預估能在天黑前抵達山屋。背包裡多帶上了雪季裝備、保暖衣物、還有一包真空包裝的羊肉爐(含湯),比平常重了不少,Jack又許久沒有重裝登山,行進速度比平常慢了不少。

 

下午休息時發現我們比預計抵達時間慢了將近一小時,雪上加霜的是,Jack的膝蓋拉傷了,回頭要花更多時間,我們也只能放慢速度繼續往新達山屋方向走。

 

冬天入夜快,我們終於爬上稜線時,天色已經近乎全黑,壞事還沒停止,準備開啟夜行模式時,竟然發現Jack的背包裡漏帶了頭燈,三人只好用我跟狄諾一前一後兩顆頭燈,在起了霧的池有山腰上夜行。

 

從三叉營地往新達山屋經過池有山腰的這段山徑,樹形曲折、遍佈形狀迥異的岩石,總是起著濃霧,白天可以享受走在這段路霧氣瀰漫的仙氣,這天入夜後卻越來越難找到正確的路,濃霧讓我們只能靠著山友的足跡、留下的布條、與沿途每100公尺的路標前進,這麼多人走過的路,應該是不至於迷路吧?

 

霧中的池有名樹。

 

在抵達山屋鞍部前,要從稜線向右下切穿過一片箭竹林,濃霧中卻怎麼也找不到下一段足跡或布條,拿出地圖與指北針定位自己,朝鞍部方向嘗試突破幾次後,都在往前探索數十公尺後還是找不到正確路徑,黑夜濃霧中不適合探勘新路線,又怕迷途狀況更嚴重,我們只好撤回稜線上。

 

為了不繼續走失,我們以稜線原點方圓10公尺,喊聲都還能清楚確認彼此位置的方式,繼續搜找路跡約一個小時卻沒有進展。濃霧、濕冷冬夜裡的高海拔山岳,即使這只是條大眾路線,但,我們真的迷路了!

 

心理已經做好原地露宿過夜的準備,但因為是沿途有山屋的路線,我們並沒有攜帶帳篷與天幕,濃霧又凝結成霧滴讓整片森林都溼答答的,大伙兒有點緊張地聚在一塊,我繼續研究著地圖、迪諾用頭燈探索著我們可能漏掉的布條、Jack則點起一根菸,夜裡霧氣瀰漫的森林中,大家都看起來冷靜地做著手邊的事。

 

後來,迪諾摔了一跤,頭燈剛好照在不遠處箭竹林中綁著的布條,就在我們盤聚的石頭旁,原來路跡離我們就這麼近而已,不過4、5公尺的距離外,剛剛找了一個多小時竟然沒有任何人看到?我們有點勉強的互相嘴砲、鼓勵一翻,靠著意外找到的布條尋回了路跡。

 

從迷路處走回山屋約一公里的路上,我走在最前面,一路上三人出奇的安靜,只有我的聲音:「這裡要注意喲、走這裡……。」我們都很怕再次迷途,不過出乎意料的順利,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們順利打開了新達山屋的門。即使時間已經近九點,我們是這天第一、也是唯一入住的山友。在床鋪上卸下行李時,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們擊掌慶祝,享受山屋裡相較溫暖的空氣。

 

大伙拿出背了一整天的食材煮著得來不易的雪季山屋羊肉爐大餐,甚至還開了燒酒分著喝,一碗接一碗熱騰騰的羊肉配著輕鬆的嘴砲聲,Jack突然話鋒一轉跟我們兩個說:「欸!剛剛路上怕大家想太多,一直沒跟你們說……。」

 

「點菸的時候,本來只是想壓壓驚,不過看著菸頭微微的火光,我望著四周默念:『兄弟們,這根菸,交個朋友,我們迷路了,可以為我們指路,幫我們平安下山嗎?』然後迪諾就是在那時候馬上跌的跤,頭燈也就剛好在那時候照到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怎樣都找不到的布條。」

 

大家忙著吃羊肉爐,粗魯地嘴砲幾句後沒有多圍繞這個話題,不過大家心裡大概都默默地感謝吧!畢竟,因為迪諾摔的那一跤,我們才坐在山屋裡爽快的吃著羊肉爐,羊肉爐真香。

 

我們接著三天繼續走完了武陵四秀行程,我也在往後幾年又拜訪了幾次池有山,每次經過那個我們迷路的稜線,即使後來路徑經過整理,那叢箭竹林大概更不容易讓人迷途,但我總會笑著環望身旁的樹木、奇石、和腳下踩的土石,感謝曾在這裡給我的一切回憶與一起登山的朋友。

 

池有山腳下仙氣瀰漫的迷人森林。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