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畢祿羊頭縱走路線

雖然同樣的山頭攀登兩次,但不同的登山時節與夥伴,也就編織成不同的感動與故事。我們穿山越嶺,翻過七上八下的鋸齒連峰,行走在山和雲海之間的光景盡收眼簾,經歷無數的感動時刻也因此永存心中......

當我剛開始登百岳行程的時候,已分別採取原路來回的方式,拜訪過畢祿山與羊頭山這兩座山頭。這次隨團隊拍攝新建山屋「鋸東避難小屋」的企劃,順道走訪了鋸齒連峰,總算將「畢羊縱走」這條經典的縱走路線蒐入囊袋。

 

實際走過鋸齒連峰之後,我發覺這條路線其實比想像中有趣許多,七上八下的連峰具備豐富的景色與地形變化,除了好玩,更讓這條路線富含挑戰。

 

登山時間:2022 年 4 月 13 日至 15 日

 

參與人數:4 人

 

天氣狀況:除了第二天上午陰雨,其餘皆晴天

 

辦理手續:須辦理入園證,不須辦理入山證;建議投保登山險

 

行程安排(三天兩夜):

第一天:大禹嶺(新高遶登山口)→820 林道 0.3K→820 林道 8.4K
第二天:820 林道 8.4K→畢祿山三岔口→畢祿山→畢祿山三岔口→鋸山→鋸東避難小屋
第三天:鋸東避難小屋→鋸山東峰→羊頭山登山口→羊頭山→羊頭山登山口→慈恩隧道登山口

 

三角點:

畢祿山(百岳):H3371m,中橫四辣之中辣
鋸山:H3275m
鋸山東峰:H3060m
羊頭山(百岳):H3035m,中橫四辣之小辣

 

 

由於 820 林道入口處因去年大雨嚴重坍方,太管處便重新規劃一條高遶路線,起登位置是從大禹嶺公廁旁的階梯走上去,而途中會經過兩條岔路,一條是接回 820 林道,另一條則是走往卯木山的路線。

 

我們這次從新登山口出發,認為這條高遶路徑其實沒那麼好走,地形略為陡峭、土質鬆軟濕滑,最後接回 820 林道 0.3K 處的位置,約莫花費團隊半小時的行走時間。

 

上山途中,得知有些回程的山友會選擇走崩塌路段,目前那條路徑上已被踩出明顯的踩點,看起來確實可行。假若要選擇走崩塌路段,建議先評估自身能力,以及山區降雨前後幾天最好避開行走,畢竟路徑還不是很穩固,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崩塌滑落的風險。

 

左圖:820 林道入口處嚴重崩塌。右圖:位於大禹嶺公廁旁的新高遶路線。

 

820 林道。圖/黃冠鈞

 

820 林道。圖/黃冠鈞

 

第一天抵達 820 林道 8.4K 處紮營,此處同時也是陡上往畢祿山的起點。營地旁邊就有瀑布活水源,建議第一天起登時不用揹太多水,可以攜帶空身容器在這裡盛裝,就能以比較輕鬆、舒服的方式走完長距離的林道。

 

在 820 林道 8.4K 營地準備第一天晚餐。圖/黃冠鈞

 

第二天天空方亮,我們收拾行李正準備起登。當天上午飄著霧雨,空氣略為濕冷,直到抵達畢祿山山頂後,雲層才漸漸打開。這次是我第二次拜訪畢祿山,當時以為不會再訪的地方,這趟行程卻心甘情願地前來,或許是因為,當登山目的不再是為了追求山頭數字,行走重複的山徑時,就更能夠享受沿途的光景。這可能是我登山近兩年來,心態上的改變與成長吧?

 

第二天登頂畢祿山,迎接我們的是滿滿的大白牆。圖/黃冠鈞

 

離開畢祿山三角點,準備邁向鋸齒連峰。圖/黃冠鈞

 

行走在畢祿稜線營地。圖/黃冠鈞

 

鋸齒連峰路段,沿途會經過松針葉林、箭竹林與裸露岩壁路段,地形變化豐富,走起來相當有趣。圖/黃冠鈞

 

後來經過乾溪溝路段時,心中想起 2020 年發生的一起迷途山難事件。目前「畢羊縱走」這條路線許多相對容易走錯的岔路,太管處都已經加強警示標誌,有效地降低迷途發生的機會,希望往後人們在享受登山的同時,也都能平安健康地下山。

 

延伸閱讀|這些導航裝置、保暖登山裝備絕不可少! 畢祿羊頭單攻1人罹難遺體已送回台中 

 

陡下乾溪溝。

 

畢羊名樹。圖/黃冠鈞

 

第二天出發時,我揹著 8 公升的水(含公水)和 1.3 公升的果汁,沿著陡升路段往畢祿山山頂時,雖然疲累不已,但害怕缺水口渴的我堅持不願意把水倒掉。後來走抵當天住宿點鋸東避難小屋時,計算當天行走時飲水量不到 1 公升,然後發現當天山屋儲水量十分充足,就開始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堅持?

 

假若未來山友想走訪畢羊縱走路線,不論是透過一日單登來訓練速度和腳力,或是以兩天至三天的方式慢慢欣賞沿途風景,只要出發前詢問並確定鋸東避難小屋的儲水量,就可以稍稍減輕負重,走起來也會相對輕鬆許多。

 

隔天下山時,我遇到從羊頭山起登的山友,他們向我詢問山屋水源狀況,當我跟他們說完山屋水源充足之後,他們就直接下包把身上 6 公升的水倒掉一半,只能說是明智之舉。

 

團隊大廚正在準備第二天的晚餐:超大鍋的鹹豬肉蔬菜燉飯。圖/黃冠鈞

 

結果證實大廚太高估團隊的食量,剩餘沒吃完的飯都變成了隔日早餐。圖/黃冠鈞

 

第三天清晨 4 點起登,大夥準備前往羊頭山頂觀日出。

 

隨著登山的次數愈來愈多,從早先對上山看日出的憧憬,逐漸變成佛系行程,不再特別為了看日出而早起。這次因為隊友的提議,臨時把出發時間提早一小時,說要趕在太陽升起前到山頂等待、錄製縮時攝影。想一想,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熱血,久久一次追日出的體驗也感覺十分有趣。

 

「有些事情經過一段時間再做時,都會不自覺地感覺新鮮。」

 

或許這就跟不忘初心的意思一樣,隨著登山次數增加,體驗過愈多的風景與時光,我們對於追尋感官刺激的胃口就會被餵養愈大,很容易就會對常見的事物感到索然無味。

 

登山在某種程度上,其實跟山下的生活很像,我們日常八、九成是由近乎重複的事物所組成,只有那少少的一成才是新的體驗與刺激。但人生還是得過,山路還是得走,要如何在這些多數的重複中感受幸福,這或許也是登山引發人思考的課題之一吧?

 

雙手插胸,擺出一種老派的拍照姿勢。圖/黃冠鈞

 

連看日出的樣子都能這麼酷帥?圖/黃冠鈞

 

當天清晨山頂意外地沒有風,溫暖陽光灑落下來,讓我們待了許久都不願起身離開。圖/黃冠鈞

 

回程路上,我們從羊頭山山頂一路陡下。圖/黃冠鈞

乾眼人

喜歡閱讀與寫作。直到走入戶外,才開始喜歡學習走路這件事。 平時感性,做事理性。給自己生活的目標是,當一個說好故事的人。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