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一月 9th, 2019

開發流失九成濕地 紐西蘭搶救最後10%

透過一系列溼地地圖顯示,紐西蘭的溼地面積已大幅減少!這些野生動植物賴以為生的濕軟地區,有近90%成為土地開發下的犧牲品。曾涵蓋紐西蘭國土220萬公頃的紐西蘭濕地,是水鳥、鰻魚、紐西蘭銀魚、紅樹林和紐西蘭雞毛松的家園,如今大幅縮水到只剩24萬9776公頃。

依賴這些碩果僅存濕地維生的,還包括褐麻鷺以及紅新南乳魚等稀有或瀕危物種。

紐西蘭的萬卡馬立奴濕地。

濕地的功能如同腎臟,會捕捉水中的沉積物和養分,並在乾旱多發地區慢慢釋放水分。紐西蘭保育部部長尤金‧莎姬(Eugenie Sage)已注意到此惡化趨勢,據《紐西蘭先驅報》今年初的追蹤報導,她說明,「濕地是珍貴野生動植物的家園,也是民眾親近自然的絕佳地點──無論如何都得保護這僅存的10%。」

然而,要扭轉目前的趨勢需要共同認真努力,且要多年後才能看出效果。莎姬表示,目前有關單位、社區、環團、毛利部落,以及公司和地主都已有許多很好的作為,但仍需更進一步努力。她希望能將更多地點列入拉姆薩國際濕地公約的保護區。

全球2300個名列拉姆薩公約列名的濕地當中,紐西蘭僅有六個,保育部正在評估增列哪些濕地。身為首任綠黨籍保育部長,她認為,應增加濕地再造的工作,更善加利用《資源管理法案》(Resource Management Act,紐西蘭環境管理法規的主要依據),以確保大規模開發案或農地擴張皆將濕地納入考量。紐西蘭的原生野生動植物少不了這些獨特區域。「政府將有更多作為,持續支持落實濕地長久保育工作的社區。」

紐西蘭「皇家森林與鳥類保護協會」(Forest and Bird)淡水議題專員安娜貝‧科漢(Annabeth Cohen )接受《紐西蘭先驅報》採訪時指出,原有的濕地已被農業及都市發展「摧毀」,僅存的也沒有受到良好的保育。

有20%的原生鳥類,以濕地為主要棲地,在特定的一連串棲地休息、覓食。科漢指出問題是原有濕地的水因為農耕被抽乾,少數倖存的無法應付涵帶大量養分及沉積物的逕流,導致水質惡化,讓紐西蘭銀魚(whitebait)、鰻魚等其他淡水物種難以存活。

她提醒,從河口到山頂很多地方都可以形成濕地,但這類獨特的生態系統所剩無幾,而碩果僅存的又往往很分散;野生動物需要的是連續的濕地鏈。

今年初的國際濕地日(2018年2月2日),皇家森林與鳥類保護協會發表了一系列的地圖,突顯濕地消失的嚴重性,圖中可見人類定居以來,原有濕地已消失殆盡。其中南島北端的尼爾森地區(Nelson)濕地流失的情形最嚴重,高達99.2%。流失面積最大的是北島的懷卡托地區(Waikato),多達32萬8290公頃。

奧克蘭周邊面臨人類開發前的溼地範圍。

奧克蘭周邊目前僅存的溼地範圍。

懷卡托地區仍有拉姆薩國際濕地公約列入保護的萬卡馬立奴(Whangamarino)濕地,面積超過7000公頃,許多珍稀鳥類及植物在此生長棲息。但這塊濕地也已苟延殘喘:去年夏天,因有嚴重污染的懷卡雷湖 (Lake Waikare)湖水排入,造成萬卡馬立奴水中溶氧量不足,數千條魚隻缺氧死亡。

科漢說,若連萬卡馬立奴這個受拉姆薩公約認定的國際濕地情況都如此糟糕,那紐西蘭其他濕地就更不用說了。她指出,區議會在保護濕地方面還要再努力,「例如善加管理濕地周圍的農業行為,嚴格取締違法清除植被的行為,並要和社區、毛利部落、自然資源保育部合作,復育環境惡化的濕地。」


關於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EIA-CI-LOGO

本文轉載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一路報導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ourtrails.tw@gmail.com,OT編輯部
TE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