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4

蔓延規模擴大 全球野火地域性正在改變 科學家直指氣候變遷

野火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許多過去不曾引發野火的生態系統現在開始發生野火,科學家對此感到憂心忡忡。

外媒分析指出:20年來野火蔓延到過去較少出現火災地區

 

衛報分析20年來累積的資料發現,野火正蔓延到地球上以前不那麼容易起火且燃料豐富的地區。儘管在這段期間,全球每年的總燃燒面積保持相對穩定,但研究顯示,火災的地域性正在發生變化,受影響的森林變多、草原變少。

 

近年來,野火肆虐過去相對不易發生火災的加州、澳洲、西伯利雅和潘塔納爾(Pantanal)濕地。相反地,非洲莽原的火災減少了。專家認為,火災模式變化是人為因素所致:全球暖化增加了森林發生火災的條件;土地利用正在改變,草地變成農田、城市建築和道路。原因和後果仍在研究中,但科學家擔心,這種轉變將使更多的碳從森林以二氧化碳的形式排入大氣,同時影響較適應野火的特殊草原生物活力。

 

「全球野火多發生在草原,但是從2000年代初期以來,草原火災的發生次數減少。同時,部分富含燃料的生態系統(如美國西部)則增加,有些研究認為這與氣候變遷有關。」英國卡地夫大學遙測專家安德拉(Niels Andela)說,「這種趨勢目前還不是所有地方皆然,但在其他地區也可能會變得更加明顯。」

 

澳洲野火發生地點改變 乾旱使森林更加脆弱

 

去年澳洲的火災季節很特別,不是因為燒的面積特別大,而是因為火災發生的地點很不一樣。受影響的區域實際上在2019年有所下降,但燃燒產生的濃煙比過去任何時候大三倍。科學家將其描述為「平流層擾動強度的新基準」。過去野火多發生在人口稀少的北部和西部地區。但2019年~2020年的野火旺季,野火襲擊了東南部,燒毀許多過去不曾發生過類似規模火災的森林。

 

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氣候科學中心首席研究科學家賈納德(Pep Canadell)博士認為,主要原因是氣溫創下百年紀錄,加上澳洲東南部許多地區發生連兩年乾旱,使森林變得乾燥,成為火災的燃料。他警告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

 

加州野火向北蔓延 規模、頻率皆破紀錄

 

跟澳洲一樣,加州野火也正蔓延到新的地點,規模和頻率都達到了破紀錄的水準。加州大學美熹德分校副教授阿巴佐格洛(John Abatzoglou)說:「在森林生態系中,包括美國和加拿大等維持滅火行動的森林,我們觀察到過去幾十年間燃燒面積增加,而且發生許多特別大的火災。」

 

他說,部分原因應歸咎於氣候暖化和乾燥,使燃料容易著火。東安格利亞大學廷德爾氣候變遷研究中心(Tyndall Centre for Climate Change Research)高級研究員瓊斯(Matthew W Jones)博士說:「過去20年來,加州森林野火燒毀的面積暴增八倍。這種規模的變化不僅發生在加州,在整個美國西部的森林都變得更加普遍。」

 

「整個春季、夏季和秋季都變得越來越缺水,森林經常性枯竭。森林正在變成富含燃料的火藥庫,在氣候變遷之下,將會更頻繁地燃燒。」瓊斯說。

 

氣候變遷延長南歐旱季 加劇火災規模

 

與氣候變遷有關的乾旱也導致葡萄牙等南歐國家火災增加。「儘管偏遠地區的植被和人口變化,也是火災嚴重程度和火災位置變化的因素,但火災研究學者一致認為,氣候變遷正在延長旱季,並導致特別猛烈的火災。」加州大學地理與規劃學教授切斯(Jacquelyn Chase)博士說,「地中海氣候的旱季總是會發生火災,但是火災的大小顯然與最近的變化有關。」

 

亞馬遜雨林野火源於農業發展 氣候變遷使災情更嚴重 

 

巴西亞馬遜最近發生更多的野火,幾乎全是人為造成的,但專家說,氣候變遷仍會加劇火災嚴重性。

 

牛津大學和蘭卡斯特大學的資深研究員貝倫格(Erika Berenguer)博士說,亞馬遜地區所有類型的野火都是人為造成的,且都與農業有關,可分為三類:森林砍伐(用火清除樹木)、牧場(用火清理牧場和保持牧場肥沃)和生計(用野火更新土地)。

 

不管是哪一類,火災都越來越深入下層植被,且由於氣候變遷,森林變得更加乾燥而脆弱。「氣候變遷使亞馬遜雨林某些地方變得更乾、更熱。這使得森林難以成為火災的緩衝,更容易起火。」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撰文/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一路報導熱愛戶外也關心環境,歡迎與各界環境NGO刊登講座與活動資訊
聯繫資訊:[email protected],OT編輯部

你可能會喜歡

熱門文章